古诗文网

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魏书·本纪·卷三十九

作者: 佚名

  韩茂 皮豹子 封敕文 吕罗汉 孔伯恭

  韩茂,字元兴,安定安武人也。父耆,字黄老;永兴中自赫连屈丐来降,拜绥 远将军,迁龙骧将军、常山太守,假安武侯。仍居常山之九门。卒,赠泾州刺史, 谥曰成侯。

  茂年十七,膂力过人,尤善骑射。太宗曾亲征丁零翟猛,茂为中军执幢。时有 风,诸军旌旗皆偃仆,茂于马上持幢,初不倾倒。太宗异而问之,征茂,所属具以 状对。太宗谓左右曰:“记之。”寻征诣行在所,试以骑射,太宗深奇之,以茂为 虎贲中郎将。

  后从世祖讨赫连昌,大破之。世祖谓诸将曰:“今若穷兵极武,非吊民之道, 明年当共卿等取之。”徙其民而还。以军功赐茂爵蒲阴子,加强弩将军,迁侍辇郎。 又从征统万,大破之。从平平凉,当茂所冲,莫不应弦而殪。由是世祖壮之,拜内 侍长,进爵九门侯,加冠军将军。后从征蠕蠕,频战大捷。与乐平王丕等伐和龙, 徙其居民。从平凉州,茂为前锋都将,战功居多。迁司卫监。录前后功,拜散骑常 侍、殿中尚书,进爵安定公,加平南将军。从破薛永宗,伐盖吴。转都官尚书。从 征悬瓠,频破贼军。车驾南征,分为六道,茂与高凉王那出青州。诸军渡淮,降者 相继,拜茂徐州刺史以抚之。车驾还,以茂为侍中、尚书左仆射,加征南将军。世 祖崩,刘义隆遣将檀和之寇济州,南安王余令茂讨之。至济州,和之遁走。高宗践 阼,拜尚书令,加侍中、征南大将军。

  茂沉毅笃实,虽无文学,每论议合理。为将善于抚众,勇冠当世,为朝廷所称。 太安二年夏,领太子少师。冬卒,赠泾州刺史、安定王,谥曰桓王。

  长子备,字延德。初为中散,赐爵江阳男,加扬烈将军。又进爵行唐侯,拜冠 军将军、太子庶子。迁宁西将军,典游猎曹,加散骑常侍。袭爵安定公、征南大将 军。卒,赠雍州刺史,谥曰简公。

  备弟均,字天德。少而善射,有将略。初为中散,赐爵范阳子,加宁朔将军。 迁金部尚书,加散骑常侍。兄备卒,无子,均袭爵安定公、征南大将军。出为使持 节、散骑常侍、本将军、定州刺史,转青冀二州刺史,余如故。恤民廉谨,甚有治 称。广阿泽在定、冀、相三州之界,土广民稀,多有寇盗,乃置镇以静之。以均在 冀州,劫盗止息,除本将军、广阿镇大将,加都督三州诸军事。均清身率下,明为 耳目,广设方略,禁断奸邪,于是赵郡屠各、西山丁零聚党山泽以劫害为业者,均 皆诱慰追捕,远近震跼。先是,河外未宾,民多去就,故权立东青州为招怀之本, 新附之民,咸受优复。然旧人奸逃者,多往投焉。均表陈非便,朝议罢之。后均所 统,劫盗颇起,显祖诏书诮让之。又以五州民户殷多,编籍不实,以均忠直不阿, 诏均检括,出十余万户。复授定州刺史,轻徭宽赋,百姓安之。延兴五年卒,谥曰 康公。子宝石袭爵。

  均弟天生,为内厩令,后典龙牧曹。出为持节、平北将军、沃野镇将。

  皮豹子,渔阳人。少有武略。泰常中,为中散,稍迁内侍左右。世祖时,为散 骑常侍,赐爵新安侯,加冠军将军。又拜选部尚书,余如故。出除使持节、侍中、 都督秦雍荆梁四州诸军事、安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淮阳公,镇长安。寻加 征西将军。后坐盗官财,徙于统万。

  真君三年,刘义隆遣将裴方明等侵南秦王杨难当,遂陷仇池。世祖征豹子,复 其爵位。寻拜使持节、仇池镇将,督关中诸军,与建兴公古弼等分命诸将,十道并 进。四年正月,豹子进击乐乡,大破之,擒义隆将王奂之、王长卿等六人,斩首二 千余级,俘获一千人。豹子进军下辨,义隆将强玄明、辛伯奋弃城遁走,追斩之, 悉获其众。义隆使其秦州刺史胡崇之镇仇池,至汉中,闻官军已西,惧不敢进,方 明益其兵而遣之。豹子与司马楚之至于浊水,击擒崇之,尽虏其众。进至高平,义 隆将姜道祖降,仇池平。

  未几,诸氐复反,推杨文德为主以围仇池。古弼率诸军讨平之。时豹子次于下 辨,闻围解,欲还。弼遣使谓豹子曰:“贼耻其负败,必求报复。后举为难,不如 陈兵以待之。”豹子以为然。寻除都督秦、雍、荆、梁、益五州诸军事,进号征西 大将军,开府、仇池镇将、持节、公如故。十一月,义隆复遣杨文德、姜道盛率众 二万人寇浊水,别遣将青阳显伯,守斧山以拒豹子。浊水城兵射杀道盛,豹子至斧 山,斩显伯,悉俘其众。豹子又与河间公元齐俱会于浊水,贼众震恐,弃其兵甲夜 遁。初,南秦王杨难当归命,诏送杨氏子弟诣京师,文德以行赂得留,亡奔汉中。 义隆以文德为武都王,给兵二千人守葭芦城,招诱氐羌,于是武都、阴平五部氐民 叛应文德。诏豹子率诸军讨之,文德阻兵固险拒豹子。文德将杨高来降,引诸军向 其城,文德弃城南走,收其妻子、僚属、军资,及故武都王保宗妻公主送京师。义 隆白水太守郭启玄率众救文德,豹子分军逆击,大破之,启玄、文德走还汉中。

  兴安二年正月,义隆遣其将萧道成、王虬、马光等入汉中,别令杨文德、杨头 等率诸氐羌围武都。城中拒之,杀贼二百余人。豹子分兵将救之,至女磊,闻贼停 军,豹子遣人于祁山取马,欲往赴援。文德谓豹子欲断其粮运,回军还入覆津,据 险自固。义隆恐其辄回,又增兵益将,令晋寿、白水送粮覆津,汉川、武兴运粟甘 泉,皆置仓储。豹子表曰:“义隆增兵运粮,克必送死。臣所领之众,本自不多, 唯仰民兵,专恃防固。其统万、安定二镇之众,从戎以来,经三四岁,长安之兵, 役过期月,未有代期,衣粮俱尽,形颜枯悴,窘切恋家,逃亡不已,既临寇难,不 任攻战。士民奸通,知臣兵弱,南引文德,共为脣齿。计文德去年八月与义隆梁州 刺史刘秀之同征长安,闻台遣大军,势援云集。长安地平,用马为便,畏国骑军, 不敢北出。但承仇池局人,称台军不多,戍兵鲜少,诸州杂人,各有还思,军势若 及,必自奔逃,进军取城,有易返掌。承信其语,回趣长安之兵,遣文德、萧道成、 王虬等将领,来攻武都、仇池,望连秦陇。进围武都,已经积日,畏臣截后,断其 粮路,关镇少兵,未有大损。今外寇兵强,臣力寡弱,拒贼备敌,非兵不拟。乞选 壮兵,增戍武都,牢城自守,可以无患。今事已切急,若不驰闻,损失城镇,恐招 深责。愿遣高平突骑二千,赍粮一月,速赴仇池。且可抑折逆民,支对贼虏。须长 阙

  、上邽、安定戍兵至,可得自全。粮者,民之命也;虽有金城汤池,无粮不 守。仇池本无储积,今岁不收,苦高平骑至,不知云何以得供援。请遣秦州之民, 送军祁山,臣随迎致。”诏高平镇将苟莫于率突骑二千以赴之,道成等乃退。征豹 子为尚书,出为内都大官。

  刘骏遣其将殷孝祖修两当城于清东,以逼南境。天水公封敕文击之,不克。诏 豹子与给事中周丘等助击之。豹子以南寇城守,攻围费日,遂略地至高平。刘骏瑕 丘镇遣步卒五千助戍两当,去城八里,与豹子前锋候骑相遇,即便交战,豹子军继 至,大破之。纵骑追击杀之,至于城下,其免者十余人而已。城内恐惧,不敢出救。 既而班师。

  先是,河西诸胡,亡匿避命。豹子及前泾州刺史封阿君督河西诸军南趣石楼, 与卫大将军、乐安王良以讨群胡。豹子等与贼相对,不觉胡走,无捷而还,又坐免 官。寻以前后战功,复擢为内都大官。和平五年六月,卒。高宗追惜之,赠淮阳王, 谥曰襄,赐命服一袭。子道明,袭爵。

  道明第八弟喜。高宗以其名臣子,擢为侍御中散,迁侍御长。高祖初,吐谷浑 拾寅部落饥窘,侵凉浇一为洮

  河,大为民患。诏假喜平西将军、广川公,领凉 州、枹罕、高平诸军,与上党王长孙观讨拾寅。又拜为使持节、侍中、都督秦雍荆 梁益五州诸军事、本将军、开府、仇池镇将,假公如故,以其父豹子昔镇仇池有威 信故也。喜至,申恩布惠,夷民大悦,酋帅强奴子等各率户归附,于是置广业、固 道二郡以居之。征为南部尚书,赐爵南康侯,加左将军。

  太和元年,刘准葭芦戍主杨文度遣弟鼠窃据仇池,喜率众四万讨鼠。军到建安, 鼠弃城南走。进次浊水,遣平西将军杨灵珍击文度所置仇池太守杨真,真众溃,仅 而得免。喜遂军于覆津。文度将强大黑固守津道,悬崖险绝,偏阁单行。喜部分将 士,攀崖涉水,冲击大黑,大黑溃走,追奔西入。攻葭芦城,拔之,斩文度,传首 京师,杀一千余人。诏曰:“夫忠臣生于德义之门,智勇出于将相之族。往年氐羌 放命,侵窃边戍,都将皮喜、梁丑奴等,或资父旧勋,或身建殊效,威名著于庸汉, 公义列于天府,故授以节钺,委阃外之任。并罄力尽锐,克荷所司,霜戈始动,蚁 贼奔散,仇池旋复,民夷晏安。及讨葭芦,又枭凶丑。元恶俱歼,窥窬永息,朕甚 嘉之。其所陈计略,商校利害,料其应否,宁边益国,专之可也。今军威既振,群 愚慑服,革弊崇新,有易因之势,宽猛之宜,任其量处,应立郡县者,亦听铨置。 其杨文度、杨鼠亲属家累,部送赴台。仇池,南秦之根本,守御资储,特须丰积; 险阻之要,尤宜守防;令奸觇之徒,绝其侥幸。勉勤戎务,绥静新俗,怀民安土, 称朕意焉。”

  又诏喜等曰:“卿受命专征,薄伐边寇,军威所及,即皆平荡。复仇池之旧镇, 破葭芦之新;枭擒首逆,克剪凶党,勋庸之美,朕无间然。仇池国之要蕃,防守事 宜,尤须完实。从前以来,骆谷置镇,是以奸贼息窥窬之心,边城无危败之祸,近 由徙就建安,致有往年之役。前敕卿等,部率兵将,骆谷筑城,虽有一时之勤,终 致永延之固。而卿等不祗诏命,至于今日。徒使兵人稽顿,无事闲停,方复曲辞, 表求罢下,岂是良将忘身、忧国尽忠之谓也?诸州之兵,已复一岁,宜暂戮力,成 此要功。卿等表求来年筑城,岂不更劳兵将?孰若因今之势,即令就之,一劳永逸, 事不再举也。今更给军粮一月,速于骆谷筑城,使四月尽,必令成就讫。若不时营 筑,乃筑而不成,成而不固,以军法从事。”

  南天水郡民柳旃据险不顺,喜率众讨灭之。转散骑常侍、安南将军、豫州刺史。 诏让其在州宽怠,以饮酒废事,威不禁下,遣使者就州决以杖罚。七年卒,赠以本 官,谥曰恭公。子承宗袭爵。

  喜弟双仁,冠军将军、仇池镇将。

  封敕文,代人也。祖豆,皇始初领众三万东征幽州,平定三郡,拜幽州刺史。 后为使持节、都督冀青二州诸军事、前将军、开府、冀青二州刺史、关内侯。父涅, 太宗时为侍御长。卒,赠龙骧将军、定州刺史、章武侯,谥曰隐。

  敕文,始光初为中散,稍迁西部尚书。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镇西将军、开 府、领护西夷校尉、秦益二州刺史,赐爵天水公,镇上邽。诏敕文率步骑七千征吐 谷浑慕利延兄子拾归于枹罕,众少不能制,诏遣安远将军、广川公乙乌头等二军与 敕文会陇右。军次武始,拾归夜遁。敕文引军入枹罕,虏拾归妻子及其民户,分徙 千家于上邽,留乌头守枹罕。

  金城边冏、天水梁会谋反,扇动秦益二州杂人万余户,据上邽东城,攻逼西城。 敕文先已设备,杀贼百余人,被伤者众,贼乃引退。冏、会复率众四千攻城。氐羌 一万屯于南岭,休官、屠各及诸杂户二万余人屯于北岭,为冏等形援。敕文遣二将 领骑二百设备门内,别令骑出击之。既而伪退,冏率众腾逐,敕文轻骑横冲,大破 之,斩冏。而北岭之贼,从高射敕文军人,飞矢如雨,梁会得奔北岭,骑乃引还。 复推会为主。敕文分兵二百人突入南城,烧其门楼,贼见火起,众皆惊乱。又遣步 卒攻门,克之。便率骑士驰入,贼余众开门出走,奔入东城,乘背追击,杀千余人。

  安丰公闾根率军助敕文。敕文表曰:“安定逆贼帅路那罗遣使赍书与逆帅梁会, 会以那罗书射于城中,那罗称纂集众旅,克期助会。又仇池城民李洪,自称应王, 天授玉玺,擅作符书,诳惑百姓。梁会遣使招引杨文德,而文德遣权寿胡将兵二十 人来到会间,扇动州土,云李洪自称应王,两雄不并,若欲须我,先杀李洪,我当 自往。梁会欲引致文德,诱说李洪来入东城,即斩洪首,送与文德。仇池镇将、淮 阳公臣豹子遣使潜行,以今月二十四日来达臣镇,称杨文德受刘义隆职爵,领兵聚 众,在仇池境中,沮动民人,规窃城镇。且梁会反逆以来,南勾文德,援势相连, 武都氐羌尽相脣齿,为文德起军,所在屯结,兵众已集,克来不远。臣备边镇,与 贼相持,贼在东城,隔墙而已。但以腹背有敌,攻城有疑,讨度文德,克来助会。 若文德既至,百姓响应,贼党遂甚,用功益难。今文德未到,麦复未熟,事宜速击, 于时为便。伏愿天鉴,时遣大军,助臣诛翦。”

  表未及报,梁会谋欲逃遁。先是,敕文掘重堑于东城之外,断贼走路。夜中, 会乃车陈飞梯,腾堑而走。敕文先严兵于堑外拒斗,从夜至旦。敕文谋于众曰: “困兽犹斗,而况于人。贼众知无生路,人自致死,必伤士众,未易可平。若开其 生路,贼必上下离心,克之易矣。”众咸以为然。初敕文以白虎幡宣告贼众曰: “若能归降,原其生命。”应时降者六百余人。会知人心沮坏,于是分遁。敕文纵 骑蹑之,死者大半,俘获四千五百余口。

  略阳王元达因梁会之乱,聚众攻城,招引休官、屠各之众,推天水休官王宦兴 为秦地王。敕文与临淮公莫真讨之。军次略阳,敕文遣使慰喻。而元达等三千余人 屯于松多川。乃部分诸军,三道并攻。贼出营拒战,大破之,俘三千人。高宗时, 与新平公周盆击刘骏将殷孝祖于清东,不克。天安元年五月卒。

  长子万护,让爵于弟翰。于时让者,惟万护及元氏侯赵辟恶子元伯让其弟次兴, 朝廷议而许之。

  翰族孙静,世宗时,历位征虏将军、武卫将军、太子左卫率,以干用称。延昌 中,迁平北将军、恆州刺史、临朐都护坐事免。卒。

  子熙,奉朝请。迁员外散骑侍郎、给事中,与薛昙尚迎蠕蠕主婆罗门于凉州。 又除镇远将军、河阴令。卒,赠辅国将军、朔州刺史。

  子缵,武定末,颍川太守。

  吕罗汉,本东平寿张人。其先,石勒时徙居幽州。祖显,字子明。少好学,性 廉直,乡人有分争者皆就而质焉。慕容垂以为河间太守。皇始初,以郡来降,太祖 嘉之,赐爵魏昌男,拜钜鹿太守。清身奉公,务存赡恤,妻子不免饥寒。民颂之曰: “时惟府君,克己清明。缉我荒土,民胥乐生。愿寿无疆,以享长龄。”卒官。父 温,字晞阳。善书,好施,有文武才略。世祖伐赫连昌,以温为幢将。先登陷陈, 每战必捷,以功拜宣威将军、奉车都尉。出为秦州司马,迁上党太守,善劝课,有 治名。卒,赠平远将军、豫州刺史、野王侯,谥曰敬。

  罗汉仁笃慎密,弱冠以武干知名。父温之佐秦州,罗汉随侍。陇右氐杨难当率 众数万寇上邽,秦民多应之。镇将元意头知罗汉善射,共登西城楼,令罗汉射难当 队将及兵二十三人,应弦而殪。贼众转盛,罗汉进计曰:“今若不出战,示敌以弱, 众情携贰,大事去矣。”意头善之,即简千余骑,令罗汉出战。罗汉与诸骑策马大 呼,直冲难当军,众皆披靡。杀难当左右队骑八人,难当大惊。会世祖赐难当玺书, 责其跋扈,难当乃引还仇池。意头具以状闻,世祖嘉之,征为羽林中郎。

  上邽休官吕丰、屠各王飞廉等八千余家,据险为逆,诏罗汉率骑一千讨擒之。 从征悬瓠,罗汉与琅邪王司马楚之驾前招慰,降者九千余户。比至盱眙,频破贼军, 擒其将顾俨、李观之等。以功迁羽林中郎、幢将,赐爵乌程子,加建威将军。及南 安王余立,罗汉犹典宿卫。高宗之立,罗汉有力焉。迁少卿,仍幢将,进爵野王侯, 加龙骧将军。拜司卫监,迁散骑常侍、殿中尚书,进爵山阳公,加镇西将军。及蠕 蠕犯塞,显祖讨之,罗汉与右仆射南平公元目振都督中外军事。

  出为镇西将军、秦益二州刺史。时仇池氐羌反,攻逼骆谷,镇将吴保元走登百 顷,请援于罗汉。罗汉帅步骑随长孙观掩击氐羌,大破之,斩其渠帅,贼众退散。 诏罗汉曰:“卿以劳勤获叙,才能致用,内总禁旅,外临方岳,褒宠之隆,可谓备 矣。自非尽节竭诚,将何以垂名竹帛?仇池接近边境,兵革屡兴,既劳士卒,亦动 民庶,皆由镇将不明,绥禁不理之所致也。卿应机赴击,殄此凶丑。陇右土险,民 亦刚悍,若不导之以德,齐之以刑,寇贼莫由可息,百姓无以得静。朕垂心治道, 欲使远近清穆。卿可召集豪右,择其事宜,以利民为先,益国为本,随其风俗,以 施威惠。其有安土乐业、奉公勤私者,善加劝督,无夺时利。明相宣告,称朕意焉。”

  泾州民张羌郎扇惑陇东,聚众千余人,州军讨之不能制。罗汉率步骑一千击羌 郎,擒之。仇池氐羌叛逆遂甚,所在锋起,道路断绝。其贼帅蛩廉、符祈等皆受刘 昱官爵、铁券。略阳公伏阿奴为都将,与罗汉赴讨,所在破之,生擒廉、祈等。秦 益阻远,南连仇池,西接赤水,诸羌恃险,数为叛逆。自罗汉莅州,抚以威惠,西 戎怀德,土境怗然。高祖诏罗汉曰:“朕总摄万几,统临四海,思隆古道,光显风 教。故内委群司,外任方牧,正是志士建节之秋,忠臣立功之会。然赤水诸羌居边 土,非卿善诱,何以招辑?卿所得口马,表求贡奉,朕嘉乃诚,便敕领纳。其马印 付都牧,口以赐卿。”征拜内都大官,听讼察狱,多得其情。太和六年,卒于官。 高祖深悼惜之,赐命服一袭,赠以本官,谥曰庄公。

  长子兴祖,袭爵山阳公,后例降为侯。景明元年卒。

  兴祖弟伯庆,为中散,咸阳王禧郎中令。

  伯庆弟世兴,校书郎。

  罗汉弟大檀,为中散、恆农太守。

  大檀弟豹子,东莱镇将。后改镇为州,行光州事。

  豹子弟七宝,侍御中散。迁少卿,出为假节、龙骧将军、东雍州刺史。

  孔伯恭,魏郡鄴人也。父昭,始光初,以密皇后亲,赐爵汝阴侯,加安东将军, 徙爵魏县侯,迁安南将军。昭性柔旷,有才用。出为赵郡太守,治有能名。征拜光 禄大夫,转中都大官。善察狱讼,明于政刑。迁侍中、镇东将军、幽州刺史,进爵 鲁郡公。和平二年卒,谥曰康公。长子罗汉,东宫洗马。次伯恭,以父任拜给事中。 后赐爵济阳男,加鹰扬将军。出为安南将军、济州刺史,进爵成阳公。入为散骑常 侍。

  显祖初,刘彧徐州刺史薛安都以彭城内附,彧遣将张永、沈攸之等击安都,安 都上表请援。显祖进伯恭号镇东将军,副尚书尉元救之。军次于秺,贼将周凯闻伯 恭等军至,弃众遁走。张永仍屯下磕。永辎重在武原,伯恭等攻而克之。永计无所 出,引师而退。时皇兴元年正月,天大寒雪,泗水冰合,永与攸之弃船而走,伯恭 等进击,首虏及冻死甚众。八月,伯恭以书喻下邳、宿豫城内曰:“刘彧肆逆滔天, 弗鉴灵命,犹谓绝而复兴,长江可恃,敢遣张永、周凯等率此蚁众,送死彭城。大 军未临,逆首奔溃。今乘机电举,当屠此城,遂平吴会,吊民伐罪。幸时归款,自 求多福。”时攸之、吴憘公等率众数万来援下邳,屯军焦墟曲,去下邳五十余里。 伯恭遣子都将侯汾等率骑五百在水南,奚升等五百余骑在水北,南北邀之。伯恭密 造火车攻具,欲水陆俱进。攸之等既闻,将战,引军退保樊阶城。伯恭又令子都将 孙天庆等步骑六千向零中峡,斫木断清水路。刘彧宁朔将军陈显达领众二千溯清而 上,以迎攸之,屯于睢清合口。伯恭率众渡水,大破显达军,俘斩十九。攸之闻显 达军败,顺流退下。伯恭部分诸将,侠清南北,寻攸之军后。伯恭从睢陵城东向零 中峡,分军为二道,遣司马范师子等在清南,伯恭从清西,与攸之合战,遂大破之。 斩其将姜产之、高遵世及丘幼弼、丘隆先、沈荣宗、陆道景等首,攸之、憘公等轻 骑遁走。乘胜追奔八十余里,军资器械,虏获万计。进攻宿豫,刘彧戍将鲁僧遵弃 城夜遁。又遣将孔太恆等领募骑一千,南讨淮阳,彧太守崔武仲焚城南走,遂据淮 阳。二年,以伯恭为散骑常侍、都督徐南兗州诸军事、镇东将军、彭城镇将、东海 公。三年十月卒,赠镇东大将军、东海王,谥曰桓。

  伯恭弟伯逊,为中书囗士,袭父爵鲁郡公。拜镇东将军、东莱镇将,转本将军、 东徐州刺史。先事免官,卒于家。

  史臣曰:韩茂、皮豹子、封敕文、吕罗汉、孔伯恭之为将也,皆以沉勇笃实, 仁厚抚众。功成事立,不徒然矣。与夫苟要一战之利,侥幸暂胜之名,岂同年而语 也!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写翻译

相关赏析

写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sccxtech.com.cn/bookview_7013.html

Copyright © 2008 - 2015 古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 |宋词| 元曲 |文言文 |辞赋 | 名句 | 典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