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旧五代史·后唐·皇纪下

作者: 佚名

景福元年正月,镇州王镕恃燕人之援,率兵十余万攻邢州之尧山。武皇遣李存 信将兵应援,李存孝素与存信不协,递相猜贰,留兵不进。武皇又遣李嗣勋、李存 审将兵援之,大破燕、赵之众,斩首三万,收其军实。三月,武皇进军渡滹沱,攻 栾城,下鼓城、藁城。四月,燕军寇云、代,武皇班师。

八月,赫连铎诱幽州李匡威之众八万,寇天成军,遂攻云州,营于州北,连亘 数里。武皇潜军入于云州,诘旦,出骑军以击之,斩获数万,李匡威烧营而遁。十 月,邢州李存孝叛,纳款于梁,李存信构之也。

景福二年春,大举以伐王镕,以其通好于李存孝也。二月,攻天长镇,旬日不 下。王镕出师三万来援,武皇逆战于叱日岭下,镇人败,斩首万余级。时岁饥,军 乏食,脯尸肉而食之。进军下井陉,李存孝将兵夜入镇州,镇人乞师于汴;汴帅方 攻时溥,不暇应之。乃求援于幽州,李匡威率兵赴之,武皇乃班师。七月,武皇讨 李存孝于邢州,遂攻平山,渡滹水,攻镇州。王镕惧,以帛五十万犒军,请修旧好, 仍以镇、冀之师助击存孝,许之。武皇进围邢州。十二月,武皇狩于近郊,获白兔, 有角长三寸。

乾宁元年三月,邢州李存孝出城首罪,絷归太原,轘于市。邢、洺、磁三州平。 武皇表马师素为邢州节度使。

五月,郓州节度使硃瑄为汴军所攻,遣使来乞师。武皇遣骑将安福顺、安福应、 安福迁督精骑五百,假道于魏州以应之。九月,潞州节度使康君立以鸩死。

十月,武皇自晋阳率师伐幽州。初,李匡俦夺据兄位,燕人多不义之,安塞军 戍将刘仁恭挈族归于武皇,武皇遇之甚厚。仁恭数进画于盖寓,言幽州可取之状, 愿得兵一万,指期平定。武皇方讨李存孝于邢州,辍兵数千,欲纳仁恭,不利而还。 匡俦由是骄怠,数犯边境,武皇怒,故率军以讨之。是时,云州吐浑赫连铎、白义 诚并来归,命皆笞而释之。

十一月,进攻武州。甲寅,攻新州。十二月,李匡俦命大将率步骑六万救新州; 武皇选精甲逆战,燕军大败,斩首万余级,生获将领百余人,曳练徇于新州城下。 是夜,新州降。辛亥,进攻妫州。壬子,燕兵复合于居庸关拒战,武皇命精骑以疲 之,令步将李存审由他道击之,自午至晡,燕军复败。甲寅,李匡俦携其族弃城而 遁,将之沧州,随行辎车,臧获妓妾甚众。沧帅卢彦威利其货,以兵攻匡俦于景城, 杀之,盖掳其众。丙辰,进军幽州,其守城大将请降,武皇令李存审与刘仁恭入城 抚劳,居人如故,市不改肆,封府库以迎武皇。

乾宁二年正月,武皇在幽州,命李存审、刘仁恭徇诸属郡。二月,以仁恭为权 幽州留后,从燕人之请也。留腹心燕留德等十余人分典军政,武皇遂班师,凡驻幽 州四十日。

六月,武皇率蕃汉之师自晋阳趋三辅,讨凤翔李茂贞、邠州王行瑜、华州韩建 之乱。先是,三帅称兵向阙,同弱王室,杀害宰辅。时河中节度使王重盈卒,重荣 之子珂,即武皇之子婿也,权典军政。其兄珙为陕州节度使,瑶为绛州刺史,与珂 争河中,遂诉于岐、邠、华三镇,言珂本苍头,不当袭位。珂亦诉于武皇,武皇上 表保荐珂,乞授河中旄钺,诏可之。三帅遂以兵入觐,大掠京师,请授王珂同州节 度使,王瑶河中节度使,天子亦许之。武皇遂举兵表三帅之罪,复移檄三镇,三镇 大惧。是月,次绛州,刺史王瑶登陴拒命,武皇攻之,旬日而拔,斩王瑶于军门, 诛其党千余人。七月,次河中,王珂迎谒于路。

己未,同州节度使王行约弃城奔京师,与左军兵士劫掠西市,都民大扰。行约, 即行瑜弟也。庚申,枢密使骆全瓘以武皇之军将至,请天子幸。右军指挥使李继鹏, 茂贞假子也,本姓阎,名珪,与全瓘谋劫天子幸凤翔。左军指挥使王行实,亦行瑜 之弟也,与刘景宣欲劫天子幸邠州。两军相攻,纵火烧内门,烟火蔽天。天子急诏 盐州六都兵士,令追杀乱兵,左右军退走。王行瑜、李茂贞声言自来迎驾,天子惧, 出幸南山,驻跸于莎城。是夜,荧惑犯心。壬戌,武皇进收同州,闻天子幸石门, 遣判官王瑰奉表奔问,天子遣使赐诏,令与王珂同讨邠、凤。时武皇方攻华州,俄 闻李茂贞领兵士三万至盩啡,王行瑜领兵至兴平,欲往石门迎驾,乃解华州之围, 进营渭桥。天子遣延王戒丕、丹王允赍诏,促武皇兵直抵邠、凤。

八月乙酉,供奉官张承业赍诏告谕。泾帅张铛已领步骑三万于京西北,扼邠、 岐之路。武皇进营渭北,遣史俨将三千骑往石门扈驾,遣李存信、李存审会鄜延之 兵攻行瑜之梨园寨。天子削夺行瑜官爵,以武皇为天下兵马都招讨使,以鄜州李思 孝为北面招讨使,以泾州张铛为西南面招讨使。天子又遣延王、丹王赐武皇御衣及 大将茶酒、弓矢,命二王兄事武皇。延王传天子密旨云:“日昨非卿至此,已为贼 庭行酒之人矣。所虑者二凶缔合,卒难翦除,且欲姑息茂贞,令与卿修好,俟枭斩 行瑜,更与卿商量。”武皇上表,请驾还京。令李存节领二千骑于京西北,以防邠 贼奔突。辛亥,天子还宫,加武皇守太师、中书令、邠宁四面行营都统。

时王行瑜弟兄固守梨园寨,我师攻之甚急,李茂贞遣兵万余来援行瑜,营于龙 泉镇,茂贞自率兵三万迫咸阳。武皇奉请诏茂贞罢兵,兼请削夺茂贞官爵。诏曰: “茂贞勒兵,盖备非常,寻已发遣归镇。”又言:“茂贞已诛李继鹏、李继晸,卿 可切戒兵甲,无犯土疆。”武皇请赐河中王珂旌节,三表许之。又表李罕之为副都 统。

十月丙戌,李存信于梨园寨北遇贼军,斩首千余级,自是贼闭壁不出。戊子, 天子赐武皇内弟子四人,又降硃书御札,赐魏国夫人陈氏。是月,王行瑜因败衄之 后,闭壁自固,武皇令李罕之昼夜急攻,贼军乏食,拔营而去。李存信与罕之等先 伏军于厄路,俟贼军之至,纵兵击之,杀戮万计。是日,收梨园等三寨,生擒行瑜 之子知进,并母丘氏、大将李元福等二百人,送赴阙庭。庚寅,王行约、王行实烧 劫宁州遁走,宁州守将徐景乞降。武皇表苏文建为邠州节度使,且于宁州为治所。 十一月丁巳,收龙泉寨。时行瑜以精甲五千守之,李茂贞出兵来援,为李罕之所败, 邠贼遂弃龙泉寨而去。行瑜复入邠州,大军进逼其城,行瑜登城号哭曰:“行瑜无 罪,昨杀南北司大臣,是岐帅将兵胁制主上,请治岐州,行瑜乞束身归朝。”武皇 报曰:“王尚父何恭之甚耶!仆受命讨三贼臣,公其一也。如能束身归阙,老夫未 敢专命,为公奏取进止。”行瑜惧,弃城而遁。武皇收其城,封府库,遽以捷闻。 既而庆州奏,王行瑜将家属五百人到州界,为部下所杀,传首阙下。武皇既平行瑜, 还军渭北。

十二月,武皇营于云阳,候讨凤翔进止。乙未,天子赐武皇为忠贞平难功臣, 进封晋王,加实封二百户。武皇复上表请讨李茂贞,天子不允。武皇私谓诏使曰: “观主上意,疑仆别有他肠,复何言哉!但祸不去胎,忧患未已。”又奏:“臣统 领大军,不敢径赴朝觐。”遂班师。

乾宁三年正月,汴人大举以攻兗、郓,硃瑄、硃瑾再乞师于武皇,假道于魏州, 罗宏信许之。乃令都指挥使李存信将步骑三万与李承嗣、史俨会军,以拒汴人。存 信军于莘,与硃瑾合势,频挫汴军,汴帅患之,乃间魏人。存信御兵无法,稍侵魏 之刍牧者,宏信乃与汴帅通,出师三万攻存信军。存信揭营而退,保于洺州。三月, 武皇大掠相、魏诸邑,攻李固、洹水,杀魏兵万余人,进攻魏州。五月,汴将葛从 周、氏叔琮引兵赴援。

六月,李茂贞举兵犯京师。七月,车驾幸华州。是月,武皇与汴军战于洹水之 上,铁林指挥使落落被擒。落落,武皇之长子也。既战,马踣于坎,武皇驰骑以救 之,其马亦踣,汴之追兵将及,武皇背射一发而毙,乃退。

九月,李存信攻魏之临清,汴将葛从周等引军来援,大败于宗城北。存信进攻 魏州。十月,武皇败魏军于白龙潭,追击至观音门,汴军救至,乃退。十一月,武 皇征兵于幽、镇、定三州,将迎驾于华下,幽州刘仁恭托以契丹入寇,俟敌退听命。

乾宁四年正月,汴军陷兗、郓,骑将李承嗣、史俨与硃瑾同奔于淮南。三月, 陕帅王珙攻河中,王珂来告难;武皇遣李嗣昭率二千骑赴之,破陕军于猗氏,乃解 河中之围。至是,天子遣延王戒丕至晋阳,传宣旨于武皇:“朕不取卿言,以及于 此,苟非英贤竭力,朕何由再谒庙廷!在卿表率,予所望也。”

七月,武皇复征兵于幽州,刘仁恭辞旨不逊,武皇以书让之;仁恭捧书谩骂, 抵之于地,仍囚武皇之行人。八月,大举以伐仁恭。九月,师次蔚州。戊寅,晨雾 晦暝,占者云不利深入。辛巳,攻安塞,俄报“燕将单可及领骑军至矣。”武皇方 置酒高会,前锋又报“贼至矣”!武皇曰:“仁恭何在?”曰:“但见可及辈。” 武皇张目怒曰:“可及辈何足为敌!”仍促令出师。燕军已击武皇军寨,武皇乘醉 击贼,燕军披靡。时步兵望贼而退,为燕军所乘,大败于木瓜涧。俄而大风雨震电, 燕军解去,武皇方醒。甲午,师次代州,刘仁恭遣使谢罪于武皇,武皇亦以书报之, 自此有檄十余返。

光化元年春正月,凤翔李茂贞、华州韩建皆致书于武皇,乞修和好,同奖王室, 兼乞助丁匠修缮秦宫,武皇许之。

四月,汴将葛从周寇邢、洺、磁等州,旬日之内,三州连陷。汴人以葛从周为 邢州节度使。大将李存信收军,自马岭而旋。

八月壬戌,天子自华还宫。是时,车驾初复,而欲诸侯辑睦,赐武皇诏,令与 汴帅通好。武皇不欲先下汴帅,乃致书于镇州王镕,令导其意。明年,汴帅遣使奉 书币来修好,武皇亦报之。自是使车交驰,朝野相贺。九月,武皇遣周德威、李嗣 昭率兵三万出青山口,以迫邢、洺。十月,遇汴将葛从周于张公桥,既战,我军大 败。是月,河中王珂来告急,言王珙引汴军来寇,武皇遣李嗣昭将兵三千以援之, 屯于胡壁堡。汴军万余人来拒战,嗣昭击退之。

十二月,潞州节度使薛志勤卒,泽州刺史李罕之以本军夜入潞州,据城以叛。 罕之报武皇曰:“薛铁山新死,潞民无主,虑军城有变,辄专命镇抚。”武皇令人 让之,罕之乃归于汴。武皇遣李嗣昭将兵讨之,下泽州,收罕之家属,拘送晋阳。

光化二年春正月,李罕之陷沁州。三月,汴将葛从周、氏叔琮自土门陷承天军, 又陷辽州,进军榆次。武皇令周德威击之,败汴军于洞涡驿,叔琮弃营而遁,德威 追击,出石曾关,杀千余人。汴人复陷泽州。五月,武皇令都指挥使李君庆将兵收 泽、潞,为汴军所败而还。以李嗣昭为都指挥使,进攻潞州。八月,嗣昭营于潞州 城下,前锋下泽州。时汴将贺德伦、张归厚等守潞州。是月,德伦等弃城而遁,潞 州平。九月,武皇表汾州刺史孟迁为潞州节度使。

光化三年,汴军大寇河朔,幽州刘仁恭乞师,武皇遣周德威帅五千骑以援之。 七月,李嗣昭攻尧山,至内丘,败汴军于沙河;进攻洺州,下之。九月,汴帅自将 兵三万围洺州,嗣昭弃城而归,葛从周设伏于青山口,嗣昭之军不利。十月,汴人 乘胜寇镇、定,镇、定惧,皆纳赂于汴。是时,周德威与燕军刘守光败汴人二万于 望都,闻定州王郜来奔,乃班师。是月,天子加武皇实封一百户。遣李嗣昭率步骑 三万攻怀州,下之。进攻河阳,汴将阎宝率军来援,嗣昭退保怀州。

天复元年正月,汴将张存敬攻陷晋、绛二州,以兵二万屯绛州,以扼援路。二 月,张存敬迫河中,王珂告急于武皇,使者相望于路。邠国夫人,武皇爱女也,亦 以书至,恳切求援。武皇报曰:“贼阻道路,众寡不敌,救尔即与尔两亡,可与王 郎弃城归朝。”珂遂送款于张存敬。三月,汴帅自大梁至河中,王珂遂出迎,寻徙 于汴。天子以汴帅兼镇河中,武皇自是不复能援京师,霸业由是中否。

四月,汴将氏叔琮率兵五万自太行路寇泽、潞,魏博大将张文恭领军自新口入, 葛从周领兗、郓之众自土门入,张归厚以邢、洺之众自马岭入,定州王处直之众自 飞狐入,侯言以晋、绛之兵自阴地入。氏叔琮、康怀英营于泽州之昂车。武皇令李 嗣昭将三千骑赴泽州援李存璋,而归贺德伦。氏叔琮军至潞州,孟迁开门迎,沁州 刺史蔡训亦以城降于汴,氏叔琮悉其众趋石会关。是时,偏将李审建先统兵三千在 潞州,亦与孟迁降于汴;及叔琮之入寇也,审建为其乡导。汴人营于洞涡,别将白 奉国与镇州大将石公立自井陉入,陷承天军。及攻寿阳,辽州刺史张鄂以城降于汴, 都人大恐。时霖雨积旬,汴军屯聚既众,刍粮不给,复多痢疟,师人多死。时大将 李嗣昭、李嗣源每夜率骁骑突营掩杀,敌众恐惧。

五月,汴军皆退。氏叔琮军出石会,周德威、李嗣昭以精骑五千蹑之,杀戮万 计。初,汴军之将入寇也,汾州刺史李瑭据城叛,以连汴人,至是武皇令李嗣昭、 李存审将兵讨之。是岁,并、汾饥,粟暴贵,人多附瑭为乱,嗣昭悉力攻城,三日 而拔,擒李瑭等斩于晋阳市。氏叔琮既旋军,过潞州,掳孟迁以归。汴帅以丁会为 潞州节度使。

六月,遣李嗣昭、周德威将兵出阴地,攻慈、隰二郡,隰州刺史唐礼、慈州刺 史张瑰并以城来降。武皇以汴寇方盛,难以兵服,佯降心以缓其谋,乃遣牙将张特 持币马书檄以谕之,陈当时利害,请复旧好。十一月壬子,汴帅营于渭滨。甲寅, 天子出幸凤翔。《新唐书》:帝如凤翔,李茂贞、韩全诲请召克用入卫,克用间道 遣使者奔问,并诒书全忠,劝还汴,全忠不答。武皇遣李嗣昭率兵三千自沁州趋平 阳,遇汴军于晋州北,斩首五百级。

天复二年二月,李嗣昭、周德威领大军自慈、隰进攻晋、绛,营于蒲县。乙未, 汴将硃友宁、氏叔琮将兵十万,营于蒲县之南。乙巳,汴帅自领军至晋州,德威之 军大恐。三月丁巳,有虹贯德威之营。戊午,氏叔琮率军来战,德威逆击,为汴人 所败,兵仗、辎车委弃殆尽。硃友宁长驱至汾州,慈、隰二州复为汴人所据。辛酉, 汴军营于晋阳之西北,攻城西门,周德威、李嗣昭缘山保其余众而旋。武皇驱丁壮 登陴拒守,汴军攻城日急;武皇召李嗣昭、周德威等谋将出奔云州,嗣昭以为不可。 李存信坚请且入北蕃,续图进取,嗣昭等固争之,太妃刘氏亦极言于内,乃止。居 数日,亡散之士复集,军城稍安。李嗣昭与李嗣源夜入汴军,斩将搴旗,敌人扞御 不暇,自相惊扰。丁卯,硃友宁烧营而遁,周德威追至白壁关,俘斩万计,因收复 慈、隰、汾等三州。

天复三年正月,天子自凤翔归京。五月,云州都将王敬晖杀刺史刘再立,以城 归于刘仁恭。武皇遣李嗣昭讨之,仁恭遣将以兵五万来援云州,嗣昭退保乐安,燕 人掳敬晖,弃城而去。武皇怒,笞嗣昭及李存审而削其官。是时,亲军万众皆边部 人,动违纪律,人甚苦之,左右或以为言。武皇曰:“此辈胆略过人,数十年从吾 征伐,比年以来,国藏空竭,诸军之家卖马自给。今四方诸侯皆悬重赏以募勇士, 吾若束之以法,急则弃吾,吾安能独保此乎!俟时开运泰,吾固自能处置矣。”

天祐元年闰四月,汴帅迫天子迁都于洛阳。《新唐书》:帝东迁,诏至太原, 克用泣谓其下曰:“乘舆不复西矣!”遣使者奔问行在。五月乙丑,天子制授武皇 叶盟同力功臣,加食邑三千户,实封三百户。八月,汴帅遣硃友恭弑昭宗于洛阳宫, 辉王即位。告哀使至晋阳,武皇南向恸哭,三军缟素。

天祐二年春,契丹安巴坚始盛,武皇召之,安巴坚领部族三凡十万至云州,与 武皇会于云州之东,握手甚欢,结为兄弟,旬日而去,留马千匹,牛羊万计,期以 冬初大举渡河。

天祐三年正月,魏博既杀牙军,魏将史仁遇据高唐以叛,遣人乞师于武皇,武 皇遣李嗣昭率三千骑攻邢州以应之,遇汴将牛存节、张筠于青山口,嗣昭不利而还。 九月,汴帅亲率兵攻沧州,幽州刘仁恭遣使来乞师,武皇乃征兵于仁恭,将攻潞州, 以解沧州之围。仁恭遣掌书记马郁、都指挥使李溥等将兵三万,会于晋阳,武皇遣 周德威、李嗣昭合燕军以攻泽、潞。十二月,潞州节度使丁会开门迎降,命李嗣昭 为潞州节度使,以丁会归于晋阳。

天祐四年正月甲申,汴帅闻潞州失守,自沧州烧营而遁。四月,天子禅位于汴 帅,奉天子为济阴王。改元为开平,国号大梁。是岁,四川王建遣使至,劝武皇各 王一方,俟破贼之后,访唐朝宗室以嗣帝位,然后各归籓守。武皇不从,以书报之 曰:

窃念本朝屯否,巨业沦胥,攀鼎驾以长违,抚彤弓而自咎,默默终占,悠悠彼 苍,生此厉阶,永为痛毒,视横流而莫救,徒誓楫以兴言。别捧函题,过垂奖谕, 省览周既,骇惕异常。泪下沾衿,倍郁申胥之素;汗流浃背,如闻蒋济之言。

仆经事两朝,受恩三代,位叨将相,籍系宗枝,赐鈇钺以专征,征苞茅而问罪。 鏖兵校战,二十余年,竟未能斩新莽之头颅,断蚩尤之肩髀,以至庙朝颠覆,豺虎 纵横。且授任分忧,叨荣冒宠,龟玉毁椟,谁之咎欤!俯阅指陈,不胜惭恧。然则 君臣无常位,陵谷有变迁,或箠塞长河,泥封函谷,时移事改,理有万殊。即如周 末虎争,魏初鼎据。孙权父子,不显授于汉恩,刘备君臣,自微兴于涿郡。得之不 谢于家世,失之无损于功名,适当逐鹿之秋,何惜华虫之服。惟仆累朝席宠,奕世 输忠,忝佩训词,粗存家法。善博奕者惟先守道,治蹊田者不可夺牛。誓于此生, 靡敢失节,仰凭庙胜,早殄寇雠。如其事与愿违,则共臧洪游于地下,亦无恨矣。

惟公社稷元勋,嵩、衡降祉,镇九州之上地,负一代之鸿才,合于此时,自求 多福。所承良讯,非仆深心,天下其谓我何,有国非吾节也。凄凄孤恳,此不尽陈。

五月,梁祖遣其将康怀英率兵十万围潞州,怀英驱率士众,筑垒环城,城中音 信断绝。武皇遣周德威将兵赴援,德威军于余吾,率先锋挑战,日有俘获,怀英不 敢即战。梁祖以怀英无功,乃以李思安代之。思安引军将营于潞城,周德威以五千 骑搏之,梁军大败,斩首千余级。思安退保坚壁,别筑外垒,谓之“夹塞”,以抗 我之援军。梁祖调发山东之民以供馈运,德威日以轻骑掩之,运路艰阻,众心益恐。 李思安乃自东南山口筑夹道,连接夹寨,以通馈运,自是梁军坚保夹塞。

冬十月,武皇有疾,是时晋阳城无故自坏,占者恶之。

天祐五年正月戊子朔,武皇疾革。辛卯,崩于晋阳,年五十三。遣令薄葬,发 丧后二十七日除服。庄宗即位,追谥武皇帝,庙号太祖,陵在雁门。《五代史补》: 太祖武皇,本硃耶赤心之后,沙陀部人也。其先生于雕窠中,酋长以其异生,诸族 传养之,遂以“诸爷”为氏,言非一父所养也。其后言讹,以“诸”为“硃”,以 “爷”为“耶”。至太祖生,眇一目,长而骁勇,善骑射,所向无敌,时谓之“独 眼龙”,大为部落所疾。太祖恐祸及,遂举族归唐,授云州刺史,赐姓李,名克用。 黄巢犯长安,自北引兵赴难,功成,遂拜太原节度使,封晋王。武皇之有河东也, 威声大振。淮南杨行密常恨识其状貌,因使画工诈为商贾,往河东写之。画工到, 未几,人有知其谋者,擒之。武皇初甚怒,既而谓所亲曰:“且吾素眇一目,试召 之使写,观其所为如何。”及至,武皇按膝厉声曰:“淮南使汝来写吾真,必画工 之尤也,写吾不及十分,即价下便是死汝之所矣。”画工再拜下笔。时方盛暑,武 皇执八角扇,因写扇角半遮其面。武皇曰:“汝谄吾也。”遽使别写之,又应声下 笔,画其臂弓捻箭之状,仍微合一目以观箭之曲直,武皇大喜,因厚赂金帛遣之。 《五代史阙文》:世传武皇临薨,以三矢付庄宗曰:“一矢讨刘仁恭,汝不先下幽 州,河南未可图也。一矢击契丹,且曰安巴坚与吾把臂而盟,结为兄弟,誓复唐家 社稷,今背约附贼,汝必伐之。一矢灭硃温,汝能成吾志,死无憾矣!”庄宗藏三 矢于武皇庙庭。及讨刘仁恭,命幕吏以少牢告庙,请一矢,盛以锦囊,使亲将负之 以为前驱。凯旋之日,随俘馘纳矢于太庙。伐契丹,灭硃氏亦如之。又,武皇眇一 目,谓之“独眼龙。”性喜杀,左右有小过失,必置于死。初讳眇,人无敢犯者, 尝令写真,画工即为捻箭之状,微瞑一目,图成而进,武皇大悦,赐予甚厚。

史臣曰:武皇肇迹阴山,赴难唐室,逐豺狼于魏阙,殄氛祲于秦川,赐姓受封, 奄有汾、晋,可谓有功矣。然虽茂勤王之绩,而非无震主之威。及硃旗屯渭曲之师, 俾翠辇有石门之幸,比夫桓、文之辅周室,无乃有所愧乎!洎失援于蒲、绛,久垂 翅于并、汾,若非嗣子之英才,岂有兴王之茂业。矧累功积德,未比于周文,创业 开基,尚亏于魏祖。追谥为“武”,斯亦幸焉!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写翻译

相关赏析

写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sccxtech.com.cn/bookview_7911.html

Copyright © 2008 - 2015 古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 |宋词| 元曲 |文言文 |辞赋 | 名句 | 典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