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旧五代史·后唐·列传十四

作者: 佚名

孟方立,《欧阳史》云邢州人,《通鉴》云汧州人。中和二年,为泽州天井关 戍将。时黄巢犯关辅,州郡易帅,有同博奕。先是,沈询、高湜相继为昭义节度, 怠于军政。及有归秦、刘广之乱,方立见潞帅交代之际,乘其无备,率戍扶径入潞 州,自称留后。以邢为府,以审诲知潞州。案:此二句上下有脱文。今无可复考。 六月,李存孝下洺、磁两郡,方立遣马溉、袁奉韬尽率其众,逆战于琉璃陂。存孝 击之尽殪,生获马溉、奉韬。初,方立性苛急,恩不逮下,攻围累旬,夜自巡城慰 谕,守陴者皆倨。方立知其不可用,乃饮鸩而卒。

其从弟洺州刺史迁,素得士心,众乃推为留后,求援于汴。时梁祖方攻时溥, 援兵不出。《通鉴》云:全忠命大将王虔裕将精甲数百,间道入邢州共守。大顺元 年,迁执王虔裕等乞降,武皇令安金俊代之。案《孟方立传》,原本阙佚。考《新 唐书》列传云:孟方立,邢州人。始为泽州天井戍将,稍迁游奕使。中和元年,昭 义节度使高鄩击黄巢,战石桥,不胜,保华州,为裨将成邻所杀。还据潞州,众怒, 方立率兵攻邻,斩之。自称留后,擅裂邢、洺、磁为镇,治邢为府,号昭义军。潞 人请监军使吴全勖知兵马留后。时王铎领诸道行营都统,以潞未定,墨制假方立检 校左散骑常侍、兼御史大夫,知邢州事。方立不受,囚全勖,以书请铎,愿得儒臣 守潞。铎使参谋、中书舍人郑昌图知昭义留事,欲遂为帅。僖宗自用旧宰相王徽领 节度。时天子在西,河、关云扰,方立擅地,而李克用窥潞州,徽度朝廷未能制, 乃固让昌图。昌图治不三月辄去。方立更表李殷锐为刺史,谓潞险而人悍,数贼大 帅为乱,欲销懦之,乃徙治龙冈州,豪杰重迁,有怼言。会克用为河东节度使,昭 义监军祁审诲乞师求复昭义军;克用遣贺公雅、李筠、安金俊三部将击潞州,为方 立所破。又使李克修攻败之,杀殷锐,遂并潞州,表克修为节度留后。初,昭义有 潞、邢、洺、磁四州。至是,方立自以山东三州为昭义,朝廷亦命克修,以潞州旧 军畀之,昭义有两节自此始。克修,字崇远,克用从父弟。精驰射,常从征伐,自 左营军使擢留后,进检校司空。方立倚硃全忠为助,故无用击邢、洺、磁无虚岁, 地为斗场,人不能稼。光启二年,克修击邢州,取故镇,进攻武安,方立将吕臻、 马爽战焦冈,为克修所破,斩首万级,执臻等,拔武安、临洺、邯郸、沙河。克用 以安金俊为邢州刺史招抚之。方立丐兵于王镕,镕以兵三万赴之,克修还。后二年, 方立督部将奚忠信兵三万攻辽州,以金啖赫连铎与连和。会契丹攻铎师失期,忠信 三分其兵,鼓而行,克用伏兵于险,忠信前军没,既战,大败,执忠信,余众走脱, 归者才十二。龙纪元年,克用使李罕之、李存孝击邢,攻磁、洺,方立战琉璃陂, 大败,禽其二将,被斧钅质,徇邢垒,呼曰:“孟公速降,有能斩其首者,假三州 节度使。”方立力屈,又属州残堕,人心恐,性刚急,待下少恩,夜自行陴,兵皆 倨告劳,自顾不可复振,乃还,引鸩自杀。从弟迁,素得士心,众推为节度留后, 请援于全忠。全忠方攻时溥,不即至,命王虔裕以精甲数百赴之,假道罗宏信,不 许,乃趋间入邢州。大顺元年,存孝复攻邢,迁挈邢、洺、磁三州降,执王虔裕三 百人献之;遂迁太原,表安金俊为邢、洺、磁团练使,以迁为汾州刺史。《欧阳史》 云:天复元年,梁遣氏叔琮攻晋,出天井关,迁开门降,为梁兵乡道以攻太原,不 克;叔琮军还过潞,以迁归于梁。梁太祖恶其反覆,杀之。

张文礼,燕人也。初为刘仁恭裨将,性凶险,多奸谋,辞气庸下,与人交言, 癖于不逊,自少及长,专蓄异谋。及从刘守文之沧州,委将偏师。守文省父燕蓟, 据城为乱。及败,奔于王镕。察镕不亲政事,遂曲事当权者,以求衒达。每对镕自 言有将才,孙、吴、韩、白,莫己若也。镕赏其言,给遗甚厚,因录为义男,赐姓, 名德明,由是每令将兵。自柏乡战胜之后,常从庄宗行营。素不知书,亦无方略, 惟于懦兵之中萋菲上将,言甲不知进退,乙不识军机,以此军人推为良将。

初,梁将杨师厚在魏州,文礼领赵兵三万夜掠经、宗,因侵贝郡。师厚先率步 骑数千人,设伏于唐店。文礼大掠而旋,士皆卷甲束兵,夜凯歌,行至唐店,师厚 伏兵四面围合,杀戮殆尽,文礼单骑仅免。自尔犹对诸将大言,或让之曰:“唐店 之功,不须多伐。”文礼大惭。在镇州既久,见其政荒人僻,常蓄异图;酒酣之后, 对左右每泄恶言,闻者莫不寒心。惟王镕略无猜间,渐为腹心,乃以符习代其行营, 以文礼为防城使,自此专伺间隙。及镕杀李宏规,委政于其子昭祚。昭祚性逼戾, 未识人间情伪,素养名持重,坐作贵人,既事权在手,朝夕欲代其父,向来附势之 徒,无不族灭。

初,李宏规、李蔼持权用事,树立亲旧,分董要职,故奸宄之心不能摇动,文 礼颇深畏惮。及宏规见杀,其部下五百人惧罪,将欲奔窜,聚泣偶语,未有所之。 文礼因其离心,密以奸辞激之曰:“令公命我尽坑尔曹,我念尔十余年荷戈随我, 为家为国,我若不即杀尔,则得罪于令公;我若不言,又负尔辈。”众军皆泣。是 夜作乱,杀王镕父子,举族灰灭,惟留王昭祚妻硃氏通梁人;寻间道告于梁曰: “王氏丧于乱军,普宁公主无恙。”文礼徇贼帅张友顺所请,因为留后,于潭城视 事。以事上闻,兼要节旄,寻亦奉笺劝进,庄宗姑示含容,乃可其请。

文礼比厮役小人,骤居人上,行步动息,皆不自安。出则千余人露刃相随,日 杀不辜,道路以目,常虑我师问罪,奸心百端。南通硃氏,北结契丹,往往擒获其 使,庄宗遣人送还,文礼由是愈恐。是岁八月,庄宗遣阎宝、史建瑭及赵将符习等 率王镕本军进讨。师兴,文礼病疽腹,及闻史建瑭攻下赵州,惊悸而卒。其子处瑾、 处球秘不发丧,军府内外,皆不知之,每日于寝宫问安。处瑾与其腹心韩正时参决 大事,同谋奸恶。初,文礼疽未发时,举家咸见鬼物,昏瞑之后或歌或哭,又野河 色变如血,游鱼多死,浮于水上,识者知其必败。

十九年三月,阎宝为处瑾所败,庄宗以李嗣昭代之。四月,嗣昭为流矢所中, 寻卒于师,命李存进继之。存进亦以战殁,乃以符存审为北面招讨使,攻镇州。是 时,处瑾危蹙日甚。昭义军节度判官任圜驰至城下,谕以祸福,处瑾登陴以诚告, 乃遣牙将张彭送款于行台。俄而符存审师至城下。是夜,赵将李再丰之子冲投缒以 接王师,故诸军登城,迟明毕入,获处瑾、处球、处琪,并其母及同恶人等,皆折 足送行台,镇人请醢而食之。又发文礼之尸,磔之于市。

董璋,本梁之骁将也。幼与高季兴、孔循俱事豪士李七郎为童仆。李初名让, 常以厚贿奉梁祖,梁祖宠之,因畜为假子,赐姓硃,名友让。璋既壮,得隶于梁祖 帐下,后以军功迁为列校。梁龙德末,潞州李继韬送款于梁。时潞将裴约方领兵戍 泽州,不徇继韬之命,据城以自固。梁末帝遣璋攻陷泽州,遂授泽州刺史。是岁, 庄宗入汴,璋来朝,庄宗素闻其名,优以待之。寻令却赴旧任,岁余代归。时郭崇 韬当国,待璋尤厚。同光三年夏,命为邠州留后,三年秋,正授旄钺。九月,大举 伐蜀,以璋为行营右厢马步都虞候。时郭崇韬为招讨使,凡有军机,皆召璋参决。 是冬,蜀平,以璋为剑南东川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天成初,加检校太傅。二年, 加同平章事。

是时安重诲当国,采人邪谋,言孟知祥必不为国家使,惟董璋性忠义,可特宠 任,令图知祥。又璋之子光业为宫苑使,在朝结托势援,争言璋之善,知祥之恶。 恩宠既优,故璋益恣其暴戾。初,奉使东川者,皆言璋不恭于朝廷。四年夏,时明 宗将议郊天,遣客省使李仁矩赍诏示谕两川,又遣安重诲驰书于璋,以征贡奉,约 以五十万为数。既而璋诉以地狭民贫,许贡十万而已。翌日,璋于衙署设宴以召仁 矩,日既中而不至,璋使人侦之,仁矩方拥倡妇与宾友酣饮于驿亭。璋大怒,遽领 数百人,执持戈戟,骤入驿中,令洞开其门。仁矩惶骇,走入阁中,良久引出。璋 坐,立仁矩于阶下,戟手骂曰:“当我作魏博都监,尔为通引小将,其时去就,已 有等威。今日我为籓侯,尔衔君命,宿张筵席,比为使臣,保敢至午不来,自共风 尘耽酗,岂于王事如此不恭!只如西川解斩客省使李严,谓我不能斩公耶!”因目 肘腋,欲令执拽仁矩,仁矩涕泪拜告,仅而获免。璋乃驰骑入衙,竟彻馔而不召。 洎仁矩复命,益言璋不法。未几,重诲奏以仁矩为阆州团练使,寻升为节镇。

长兴元年夏,明宗以郊禋礼毕,加璋检校太尉。时两川刺史尝以兵为牙军,小 郡不下五百人,璋已疑间,及闻除仁矩镇阆州,璋由是谋反乃决。仍先与其子光业 书曰:“朝廷割吾支郡为节制,屯兵三千,是杀我必矣。尔见枢要道吾言,如朝廷 更发一骑入斜谷,则吾必反,与汝决矣!”光业以书呈枢密承旨李虔徽。会朝廷再 发中使荀咸乂将兵赴阆州,光业谓虔徽曰:“咸乂未至,吾父必反。吾身不足惜, 虑劳朝廷征发。请停咸乂之行,吾父必保常日。”重诲不从,咸乂未至,璋已擅追 绵州刺史武虔裕,囚于衙署。虔裕,安重诲之心腹也,故先囚之。五月,璋传檄于 利、阆、遂等州,责以间谍朝廷。寻率其兵陷阆州,擒节度使李仁矩、军校姚洪等 害之。先是,璋欲谋叛,先遣使持厚币于孟知祥,求为婚家。且言为朝廷猜忌,将 有替移,去则丧家,住亦致讨,地狭兵少,独力不任,愿以小兒结婚爱女。时知祥 亦贰于朝廷,因许以为援。既而知祥出师以围遂州,故璋攻阆州得恣其毒焉。

其年秋,诏削夺璋在身官爵,命天雄军节度使石敬瑭为东川行营招讨使,率师 以讨之。璋之子宫苑使光业并其族,并斩于洛阳。及石敬瑭率师进讨,以粮运不接, 班师。明宗方务怀柔,乃放西川进奏官苏愿、东川军将刘澄各归本道,别无诏旨, 只云“两务求安”。时孟知祥其骨肉在京师者俱无恙焉,因遣使报璋,欲连表称谢。 璋怒曰:“西川存得弟侄,遂欲再通朝廷,璋之兒孙已入黄泉,何谢之有!”自是 璋疑知祥背己,始构隙矣。三年四月,璋率所部兵万余人以袭知祥。《九国志·赵 季良传》:季良尝与知祥从容语曰:“璋性狼戾,若坚守一城,攻之难克。”及闻 璋起兵,知祥忧形于色。季良曰;“璋不守巢穴,此天以授公也。”既而璋果败。 知祥与诸将率师拒之,战于汉州之弥牟镇。璋军大败,得数十骑,复奔于东川。 《九国志·赵廷隐传》:董璋袭广汉,将攻成都,时东川廪藏充实,部下多敢死之 士,其来也,众皆畏之。知祥亲督诸将,与璋战鸡纵桥前,颇为所挫。廷隐伪遁, 璋逐之,知祥与张公铎继进,璋军乱不成列,廷隐整阵,与知祥合击之,璋军大败。 先是,前陵州刺史王晖为璋所邀,寓于东川,至是因璋之败,率众以害之,传其首 于西川。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写翻译

相关赏析

写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sccxtech.com.cn/bookview_7930.html

Copyright © 2008 - 2015 古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 |宋词| 元曲 |文言文 |辞赋 | 名句 | 典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