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旧五代史·后唐·列传十六

作者: 佚名

霍彦威,字子重,洺州曲周人也。梁将霍存得之于村落间,年十四,从征讨。 存怜其爽迈,养为己子。存,梁史有传。彦威未弱冠,为梁祖所知,擢在左右,渐 升戎秩,亟立战功。尝中流矢,眇其一目。开平二年,自开封府押衙、右亲从指挥 使、检校司空授右龙骧军使。三年,自右监门卫将军授左天武军使,迁右监门上将 军。乾化三年,与袁象先同诛硃友珪,梁末帝授洺州刺史,转河阳留后。乾化末, 邠州留后李保衡背李茂贞以城归梁,梁以彦威为邠州节度使。其年五月,茂贞遣将 刘知俊率大军攻之,彦威固守逾年,竟不能下;或得其俘,悉令放之,秦人怀其惠, 遂无侵扰。转滑州节度使。移镇郓州,兼北面行营招讨,总大军于河上。师徒屡败, 降授陕州留后。庄宗入汴,彦威自陕驰至请罪,诏释之。一日,庄宗于崇元殿宴诸 将,彦威与段凝、袁象先等预会。酒酣,庄宗举酒属明宗曰:“此席宴客,皆吾前 岁之劲敌也,一旦与吾同宴,盖卿前锋之效也。”彦威等伏陛谢罪,庄宗曰:“与 卿话旧,无足畏也。”因赐御衣、器币,尽欢而罢。寻放归籓。

明年,从明宗平潞州,授徐州节度使。契丹犯塞,庄宗以明宗为北面招讨使, 命彦威为副。彦威善言论,颇能接奉,明宗尤重之。赵太叛于邢州,奉诏讨平之。 时赵在礼据魏州,与明宗会兵于鄴下,大军夕乱,明宗为其所逼,彦威从入魏州。 皇甫晖等尤忌彦威,欲杀之,彦威机辩开说,竟免。及出,彦威部下兵士独全,卫 护明宗至魏县。时明宗欲北趋常山,彦威与安重诲恳请赴阙。从至洛阳,彦威首率 卿相劝进于至德宫。旬日之间,内外机事,皆决于彦威。擅收段凝、温韬下狱,将 置于法。安重诲曰:“温、段罪恶,负于梁室,众所知矣。今主上克平内艰,冀安 万国,岂为公报仇耶!”至天成初,除郓州节度使。值青州王公俨拒命,改平卢军 节度,至镇,擒公俨,斩之。明年冬,赐觐于汴州,明宗接遇甚厚,累官至检校太 尉、兼中书令。三年冬,卒于理所,年五十七。奏至之日,明宗方出近郊。忽闻奏 讣,掩泣归宫,辍朝三日,至月终不举乐。《五代会要》:天成四年六月敕:“故 平卢军节度使霍彦威,勋名显著,宅兆已营,度遵定谥之规,俾议送终之制,宜以 三公礼葬。”册赠太师、晋国公,谥曰忠武。子承训,弟彦珂,累历刺史。皇朝乾 德中,立明宗庙于洛州,诏以彦威配飨庙庭。

王晏球,字莹之,自言洛都人。少遇乱,为蔡贼所掠,汴人杜氏畜之为子,因 冒姓杜氏。晏球少沉勇有断,倜傥不群。梁祖之镇汴也,选富家子有材力者,置之 帐下,号曰“子都”。《清异录》:宣武子都,尤勇悍,其弩张一大机,则十 二小机皆发,用连珠大箭,无远不及,晋人极畏此。晏球预选,从梁祖征伐,所至 立功,累迁子都指挥使。梁开平三年,自开封府押衙充直左耀武指挥使,授右千 牛卫将军,军职如故。硃友珪之篡位也,怀州龙骧守御军作乱,欲入京城。已至河 阳,友珪命晏球出骑迎战击乱军,获军使刘重遇,以功转左龙骧第一指挥使。梁末 帝嗣位,以晏球为龙骧四军都指挥使。

贞明二年四月十九日夜,汴州捉生都将李霸等作乱,纵火焚剽,攻建国门,梁 末帝登楼拒战。晏球闻乱,先得龙骧马五百屯于鞠场,俄而乱兵以竿竖麻布沃油焚 建国缕,势将危急。晏球隔门窥乱兵,见无甲胄,即出骑击之,奋力血战,俄而群 贼散走。梁末帝见骑军讨贼,呼曰;“非吾龙骧之士乎?”晏球奏曰:“乱者惟李 霸一都,陛下但守宫城,迟明臣必破之。”既而晏球尽戮乱军,全营族诛,以功授 单州刺史。寻领军于河上,为行营马军都指挥兼诸军排阵使。

庄宗入汴,晏球率骑军入援。至封丘,闻梁末帝殂,即解甲降于庄宗。明年, 与霍彦威北捍契丹,授齐州防御使、北面行营马军都指挥使,仍赐姓氏,名绍虔。 鄴之乱,明宗入赴内难,晏球时在瓦桥,遣人招之。明宗至汴,晏球率骑从至京师, 以平定功授宋州节度使,上章求还本姓名。天成二年,授北面行营副招讨,以兵戍 满城。是岁,王都据定州,《通鉴》:遣人说北面副招讨使王晏球,晏球不从,乃 以金遗晏球帐下,使图之,不克。癸巳,晏球以都反状闻。壬寅,以王晏球为北面 招讨使,权知定州行州事。契丹遣托诺率骑千余来援都,突入定州,晏球引军保曲 阳。王都、托诺出军拒战,晏球督厉军士,令短兵击贼,戒之曰:“回首者死。” 符彦卿以龙武左军攻军其左,高行周以龙武右军攻其右,奋剑挥楇,应手首落,贼 军大败于嘉山之下,追袭至于城门。俄而契丹首领特哩衮率勇骑五千至唐河。是时 大雨,晏球出师逆战,特哩衮复败,追至易州,河水暴涨,所在陷没,俘获二千骑 而还。特哩衮以余众北走幽州,赵德钧令牙将武从谏以骑邀击。德钧分扼诸要路, 旬日之内,尽获特哩衮已下酋长七百余人,契丹遂弱。晏球围城既久,帝遣使督攻 城,晏球曰:“贼垒坚峻,但食三州租税,抚恤黎民,爱养军士彼自当鱼溃。”帝 然其言。

晏珠能与将士同其甘苦,所得禄赐私财,尽以飨士,日具饮馔,与将校筵宴, 待军士有礼,军中无不敬伏。其年冬,平贼。自初战至于城拔,不戮一士,上下欢 心,物议以为有将帅之略,以功授天平军节度使。未几,移镇青州,就加兼中书令。 长兴三年,卒于镇,时年六十。赠太尉。

子彻,位至怀州刺史。

戴思远,本梁之故将也。初事梁祖,以武干知名。开平元年,自右羽林统军加 检校司徒,出为晋州刺史。二年,授右监门上将军,寻改华州防御使。三年,自左 天武使复授右羽林统军。郢王友珪篡位,授洺州团练使。贞明中,为邢州留后,迁 本州节度使。属燕将张万进杀沧州留后刘继威,以城归梁,末帝命思远镇之。庄宗 平定魏博,以兵临沧、德,思远弃镇渡河归汴,累迁天平军节度使兼北面招讨使, 将兵与庄宗对垒。久之,庄宗讨张文礼于镇州,契丹来援,庄宗追袭契丹至幽州。 思远闻之,总兵以袭魏州,至魏店,遇明宗骑军适至,思远乃涉洹水,陷成安,复 归杨村寨,尽率其众,攻德胜北城。城中危急,符存审昼夜乘城以拒之。庄宗自蓟 五日驰至魏州,思远闻之解去。及明宗袭下郓州,思远罢军权,降授宣化军留后。 其年,庄宗入汴,思远自邓州入朝,复令归镇。明宗即位,移授洋州节度使。及西 川俱叛,思远以董璋故人,避嫌请代,征入朝宿卫,以年告老,授太子少保致仕。 清泰二年八月,卒于家。

硃汉宾,字绩臣,亳州谯县人也。父元礼,始为郡将。梁太祖闻其名,擢为军 校,从庞师古渡淮,战没于淮南。汉宾少有膂力,形神壮伟,胆气过人。梁祖以其 父死王事,选置帐下,编入属籍。梁祖之攻兗、郓也,硃瑾募骁勇数百人,黥双雁 于其颊,立为“雁子都”。梁祖闻之,亦选数百人,别为一军,号为“落雁都”。 署汉宾为军使,当时目为“硃落雁”。后与诸将破蔡贼有功,天复中,授右羽林统 军。入梁,历天威军使、左羽林统军,出为磁州刺史、滑宋二州留后、亳曹二州刺 史、安州节度使。庄宗至洛阳,汉宾自镇入觐,复令还镇。明年,授左龙武统军。 庄宗尝幸汉宾之第,汉宾妻进酒上食,奏家乐以娱之,自是汉宾颇蒙宠待。同光四 年正月,冀王硃友谦入朝,明宗居洛阳,以友谦故人,置酒于第。庄宗诸弟在席, 友谦坐在永王存霸之上。酒酣,汉宾以大觞奉友谦曰:“公虽名位高,坐于皇弟之 上,非宜也。仆与公俱在梁朝,以宗盟相厚,自公入朝,三发单函候问,略无报复, 忽余卑位,不亦甚乎!”元行钦恐其纷然,为解之方止。不数日,友谦赤族。赵在 礼据魏州,元行钦率军进讨,诏汉宾权知河南府事。明宗以汉宾为右卫上将军,枢 密使安重诲方当委重,汉宾密令结托,得为婚家。天成末,为潞州节度使,移镇晋 州。重诲既诛,汉宾复为上将军。明年秋,汉宾告老,授太子少保致仕。清泰二年 六月卒,时年六十四。

汉宾少勇健,及晚岁饮啖过人,其状貌伟如也。凡所履历,不闻逾法。梁时, 尝领军屯魏州莘县,适值连帅去郡,诸军咸以利见诱,请自为留后,汉宾则斩其言 者,拒而不从,闻者赏焉。在曹日,飞蝗去境,父老歌之。临平阳遇旱,亲斋洁祷 龙子祠,逾日雨足,四封大稔,咸以为善政之所致也。及致仕,东还亳郡,见乡旧 亲戚沦没者,有茔兆未办,则给以棺敛;有婚嫁未毕,则助以资币,受其惠者数百 家,郡人义之。寻还洛阳,有第在怀仁里,北限洛水,南枕通衢,层屋连甍,修木 交干,笙歌罗绮,日以自娱,养彼太和,保其余齿,此乃近朝知止之良将也。晋高 祖即位,赠太子少傅,谥曰贞惠。

子四人,长曰崇勋,官至左武卫将军。

孔勍,字鼎文,兗州人,后徙家宿州。少便骑射,为军中小校,事梁祖渐至郡 守,累迁齐州防御使、唐邓节度使。梁贞明中,王球据襄州叛,勍讨平之,因授山 南东道节度使。庄宗至洛阳,勍自镇来朝,复令归镇,寻移昭义节度使。同光季年, 监军杨继源与都将谋据潞州,事泄,勍诛之。明宗即位之岁,诏还京师,授河阳节 度使。未几,以太子太师致仕,卒年七十九。赠太尉。

刘,汴州雍邱人也。世为宣武军牙将。少负壮节,梁祖镇汴州,求自试, 补队长。从梁祖征伐,所至有功,迁为牙将,历滑、徐、襄三州都指挥使。开平中, 襄帅王班为帐下所害,乱军推为留后,诡从之,翌日受贺,衙庭享士,伏甲幕 下,尽斩其乱将。以功历复、亳二州刺史,征为侍卫都将,出为安州刺史。贞明中, 为晋州留后。庄宗至汴,来朝。在晋州八年,日与上党、太原之师交斗于境上。 庄宗见而劳之曰:“刘侯无恙,控我晋阳之南鄙,岁时久矣,不早相见。”顿首 谢罪。复命归镇,正授节旄,移镇安州。明宗即位,迁邓州节度使。天成末,以史 敬镕代之。还京师,卒。赠侍中。

有子师道,仕皇朝,为右赞善大夫。卒。

周知裕,字好问,幽州人也。少事燕帅刘仁恭为骑将,表为妫州刺史。久之, 移刺德州。天祐四年,刘守光既平沧州,乃以其幼子继威为留后,大将张万进与知 裕佐之。继威冲幼,宣淫于万进之家,万进杀之。诘旦,召知裕告其故,万进自称 留后,署知裕为景州刺史。会万进纳款于梁,知裕先奔于汴,梁主厚待之。特置归 化军,以知裕为指挥使。凡军士自河朔归梁者,皆隶于部下。梁与庄宗交战于河, 摧坚挫锐,惟恃归化一军,然岁将一纪,位不及郡守。同光初,庄宗入汴,知裕随 段凝军解甲封丘。明宗时为总管,受降于郊外,见知裕甚喜,遥相谓曰:“周归化 今为吾人,何乐如之!”因令诸子以兄事之。庄宗抚怜尤异,而诸校心妒之。有壮 士唐从益者,因猎射之,知裕遁而获免。庄宗遂诛从益,出知裕为房州刺史。魏王 继岌伐蜀,召为前锋骑将。明宗即位,移刺绛州,改淄州刺史、宿州团练使。知裕 老于军旅,勤于稼穑,凡为郡劝课,皆有政声,朝廷喜之,迁安州留后。淮上之风 恶病者,至于父母有疾,不亲省视,甚者避于他室;或时问讯,即以食物揭于长竿 之首,委之而去。知裕心恶之,召乡之顽很者诃诘教导,俾知父子骨肉之恩,由是 弊风稍革。长兴末,入为右神武统军。清泰初,卒于官。赠太傅。

史臣曰:夫才之良者,在秦亦良也,在虞亦良也。故彦威而下,昔为梁臣,不 亏亮节;洎归唐祚,亦无丑声,盖松贞不变于四时,玉粹宁虞其烈焰故也。况彦威 之辅明宗也,有翊戴之绩;晏球之伐中山也,著戡定之功。方之数公,尤为优矣。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写翻译

相关赏析

写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sccxtech.com.cn/bookview_7934.html

Copyright © 2008 - 2015 古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 |宋词| 元曲 |文言文 |辞赋 | 名句 | 典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