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旧五代史·后晋·列传十一

作者: 佚名

孔崇弼,唐僖宗宰相纬之子也。仕后唐,自吏部郎中授给事中,时族兄昭序繇 给事中改左常侍,兄弟同居门下,时论荣之。崇弼,天福中迁左散骑常侍。无他才, 但能谈笑,戏玩人物,扬眉抵掌,取悦于人。五年,诏令泛海使于杭越。先是,浙 中赠贿,每岁恆及万缗,时议者曰:“孔常侍命奇薄,何消盈数,有命即无财,有 财即无命。”明年使还,果海中船坏,空手而归。案:以下残阙。

陈保极,闽中人也。好学,善属文,后唐天成中擢进士第,秦王从荣闻其名, 辟为从事。从荣素急暴,后怒保极不告出游宰相门,以马箠鞭之,寻出为定州推官。 从荣败,执政知其屈,擢居三署,历礼部、仓部员外郎。初,桑维翰登第之岁,保 极时在秦王幕下,因戏谓同辈曰:“近知今岁有三个半人及第。”盖其年收四人, 保极以维翰短陋,故谓之半人也。天福中,维翰既居相位,保极时在曹郎,虑除官 差跌,心不自安,乃乞假南游,将谋退迹。既而襄、邓长吏以行止入奏,维翰乃奏 于高祖曰:“保极闽人,多狡,恐逃入淮海。”即以诏追赴阙,将下台锻成其事, 同列李崧极言以解之,因令所司就所居鞫之,贬为卫尉寺丞,仍夺金紫。寻复为仓 部员外郎,竟以衔愤而卒。

保极无时才,有傲人之名,而性复鄙吝,所得利禄,未尝奉身,但蔬食而已。 每与人奕棋,败则以手乱其局,盖拒所赌金钱不欲偿也。及卒,室无妻兒,帷囊中 贮白金十铤,为他人所有,时甚嗤之。

王瑜,其先范阳人也。父钦祚,仕至殿中监,出为义州刺史。瑜性凶狡,然隽 辩骁果,骑射刀笔之长,亦称于当代。起家累为从事。天福中,授左赞善大夫。会 濮郡秋稼丰衍,税籍不均,命乘使车,按察定计。既至郡,谓校簿吏胡蕴、惠鹗曰: “余食贫久矣,室无增资,为我致意县宰,且求假贷。”由是濮之部内五邑令长共 敛钱五十万,私献于瑜。瑜即以书上奏,高祖览章叹曰:“廉直清慎有如此者,诚 良臣也。”于是二吏五宰即时停黜,擢瑜为太府少卿。杜重威之镇东平也,瑜父钦 祚为节度副使,及重威移镇常山,瑜乃诡计于重威,使奏己为恆州节度副使,竟代 其父位。岁余,入为刑部郎中。丙午岁,父钦祚刺举义州,瑜归宁至郡。会契丹据 有中夏,何建以秦州归蜀,瑜说钦祚曰:“若不西走,当属契丹矣!”厉色数谏, 其父怒而不从。因其卧疾涉旬,瑜仗剑而胁之曰:“老懦无谋,欲趋砲烙。不即为 计,则死于刃下。”父不得已而听之。时陇东屯兵扼其川路,将北趣蕃部假途,而 因与郡盗酋长赵徽歃血为约,以兄事之。谓徽曰:“西至成都,余身为相,余父为 将,尔当领一大郡,能遂行乎?”徽曰:“诺。”瑜虑为所卖,先致其妻孥,馆于 郡中。行有期矣,徽潜召其党,伺于郊外。子夜,瑜举族行,而辎重络绎十有余里。 徽之所亲,循沟浍而遁,至马峡路隅,举燧相应,其党起于伏莽,断钦祚之首,贯 诸长矛。平生聚蓄金币万计,皆为贼所掠,少长百口,杀之殆尽。瑜尚独战千人, 矢不虚发,手无射捍,其指流血。及窘,乃夜窜山谷,落发为僧。月余,为樵人所 获,絷送岐州,为侯益所杀,时年三十九。

始瑜有姑寡居,来归其家,以前夫遗腹有子,经数年不产,每因事预告人吉凶, 无不验者。时契丹入中原,前月余谓瑜曰:“暴兵将至,宜速去之,苟不去,乱必 及矣。”后瑜果死,此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也。

张继祚,故齐王全义之子也。始为河南府衙内指挥使,全义卒,除金吾将军, 旋授蔡州刺史,累官至检校太保。明宗郊天,充供顿使,复除西卫上将军。唐清泰 末,丁母忧。天福初,丧制未阕,会张从宾作乱,发兵迫胁,取赴河阳,令知留守 事。从宾败,与二子诏戮于市。始继祚与范延光有旧,尝遣人以马遗之。属朝廷起 兵,将讨鄴城,为巡兵所获,奏之,高祖深忌之。及败,宰臣桑维翰以父珙早事齐 王,奏欲雪之,高祖不允,《通鉴》:史馆修撰李涛上言:张全义有再造洛邑之功, 乞免其族。遂止诛继祚妻子。遂止罪继祚一房,不累其族。

郑阮,洺州人也。少为本部牙将,唐庄宗略地山东,以阮首归义旗,继迁军职。 阮有子,自幼事明宗中门使安重诲,重诲以其桀黠,爱之。及明宗即位,擢阮至凤 翔节度副使。会末帝镇其地,阮稍狎之。末帝嗣位,以阮为赵州刺史。而阮性贪浊, 民间细务,皆密察而纪之,令纳赂以赎罪。有属邑令,因科醵拒命,密以束素募人 阴求其过,后竟停其职,人甚非之。又尝以郡符取部内凶肆中人隶其籍者,遣于青 州,舁丧至洺,郡人惮其远,愿输直百缗以免其行,阮本无丧,即受直放还。识者 曰:“此非吉兆也。”未几,改曹州刺史,为政愈弊。高祖建义入洛,阮自郡来朝, 旋为本州指挥使石重立所杀,举族无孑遗。

胡饶,大梁人也。少事本镇连帅为都吏,历马步都虞候。会唐明宗镇其地,与 部将王建立相善,明宗即位,建立领常山,奏饶为真定少尹。饶本憸人,既在府幕, 无士君子之风。尝因事赵郡,有平棘令张鹏者献策,请建立于境内每县所管乡置乡 直一人,令月书县令出入行止,饶乃导而荐焉。建立行之弥年,词讼蜂起,四郡大 扰。天成末,王都构乱,阴使结建立为兄弟之国。时饶又曾荐梁时右庶子张澄为判 官,建立亦狎之。澄素不知书,每座则以《阴府》、《鬼谷》为己任。建立时密以 王都之盟告之,澄与饶俱赞成其事,会王师围中山,其事遂寝,而饶之凶戾如此。 清泰初,冯道出镇同州,饶时为副使,道以重臣,稀于接洽,饶忿之,每乘酒于牙 门诟道,道必延入,待以酒肴,致敬而退。道谓左右曰:“此人为不善,自当有报, 吾何怒焉。”饶后闲居河阳。天福二年夏,会张从宾作乱,饶谒于麾下,请预其行。 从宾败,饶以王建立方镇平卢,走投之,建立延入城,斩之以闻,闻者快焉。

刘遂清,字得一,青州北海人,梁开封尹鄩之犹子也。父琪,以鸿胪卿致仕。 遂清少敏惠,初仕梁为保銮军使,历内诸司使,庄宗入汴,不改其职。明宗即位, 加检校尚书仆射,委以西都监守。逾岁,以中山王都有不臣之迹,除遂清为易州刺 史,俾遏其寇冲,既至郡,大有御侮之略,境内赖焉。王都平,加检校司空,迁棣 州刺史。天成、长兴中,历典淄、兴、登三郡,咸有善政。《通鉴潞王纪》:帝之 起凤翔也,召兴州刺史刘遂清,迟疑不至。闻帝入洛,乃悉集三泉、西县、金牛、 桑林戍兵以归,自散关以南,城镇悉弃之,皆为蜀人所有。入朝,帝欲治罪,以其 能自归,乃赦之。高祖即位之二年,授凤州防御使,加检校司徒,会丁母忧,起复, 授内客省使、右监门卫大将军。六年,驾幸鄴都,转宣徽北院使兼判三司,加检校 太保。七年,少帝嗣位,加右领军卫上将军,仍赐竭诚翊戴保节功臣。八年,出领 郑州,加检校太傅。开运二年,迁安州防御使。未几,上表称疾,诏许就便,回至 上蔡,终于邮舍,时三年四月也。

遂清性至孝,牧淄川日,自北海迎其母赴郡,母既及境,遂清奔驰路侧,控辔 行数十里,父老观者如堵,当时荣之。遂清素不知书,但多计画,判三司日,每给 百官俸料,与判官议曰:“斯辈非尽有才能,多世禄之家,宜澄其污而留其清者。” 或对曰:“昔唐朝浑、郭、颜、段,每一赦出,以一子出身,率为常制,且延赏垂 裕,为国美谭,未有因月给而欲沙汰,恐未当也。”群论由此减之。

房皓,京兆长安人也。少为唐宰臣崔魏公家臣,后因乱,客于蒲州。天成中, 唐末帝出镇河中,皓于路左迎谒,求事军门,末帝爱之,使治宾客。及末帝登极, 历南北院宣徽使,寻与赵延寿同为枢密使。时薛文遇、刘延朗之徒居中用事,皓虽 处密地,其听用之言,十不得三四,但随势可否,不为事先。每朝廷有大事,皓与 端明学士等环坐会议,多于众中俯首而睡,其避事也如此。高祖即位,以皓濡足闰 朝,不专与夺,故特恩原之,命为左骁卫大将军,留西京。开运元年春,卒于洛阳。

孟承诲,大名人也。始为本府牙校,遇高祖临其地,升为客将。后奏为宗城令, 秩满,以百姓举留,为常山藁城令,皆有善政。高祖有天下,擢为阁门副使,累迁 宣徽使,官至检校司空、太府卿、右武卫大将军。及少帝嗣位,以植性纤巧,善于 希旨,复与权臣宦官密相表里,凡朝廷恩泽美使,必承诲为之,一岁之中,数四不 已。由是居第华敞,财帛积累。及契丹入汴,张彦泽引兵逼宫城,少帝召承诲计之, 承诲匿身不赴。少帝既出宫,寓于开封府舍,具以承诲背恩之事告彦泽,令捕而杀 之,其妻女并配部族。汉高祖即位,诏赠太保。

刘继勋,卫州人也。唐天成中,高祖镇鄴都,继勋时为客将,高祖爱其端谨, 籍其名于帐下,从历数镇。及即位,擢为阁门使,出为淄州刺史,迁澶州防御使, 俄改郑州,自宣徽北院使拜华州刺史。岁余,移镇同州。始少帝与契丹绝好,继勋 亦预其谋,及契丹主至阙,继勋自镇来朝,契丹责之。时冯道在侧,继勋事急,指 道曰:“少帝在鄴,道为首相,与景延广谋议,遂致南北失欢。臣位至卑,未尝措 言,今请问道,道细知之。”契丹主曰:“此老子不是好闹人,无相牵引,皆尔辈 为之。”继勋不敢复对。继勋时有疾,契丹主因令人候其疾状,云有风痹,契丹主 曰:“北方地凉,居之此疾可愈。”乃命锁继勋。寻解之,以疾终于家。《通鉴》: 契丹主闻赵在礼死,乃释继勋,继勋忧愤而卒。汉高祖入汴,赠太尉。

郑受益,《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字谦光。唐宰相余庆之曾孙也。余庆生浣, 浣生从谠,两为太原节度使,再登相位。从谠兄处诲,为汴州节度使。家袭清俭, 深有士风,中朝礼法,以郑氏为甲。处诲生受益。受益亦以文学致身,累历台阁, 自尚书郎迁右谏议大夫。天福七年夏,以张彦泽数为不道,上章请行国典,旬日不 报。又贡表切言,讦直无所忌,执政稍恶之。俄而以病请告,归长安。高祖晏驾, 以不赴国哀停任,会赦,拜京兆少尹。宰相赵莹出镇咸秦,以受益朝班旧僚,眷待 甚至。属天下率借金谷,乃谓莹曰:“京兆户籍登耗,民力虚实,某备知之矣,品 而定之,可使平允。”莹信之,因使与王人同掌其事。受益既经废弃,薄于仕宦, 遂阿法射利,冀为生生之资;又素恃门望,陵轹同幕,内奸外直,群情无相洽者。 及赃污事发,腾于众口,莹不得已,遂按之,其直百万。八年冬,赐死于家。受益 数世公台,一朝自弃,士君子皆惜之。

程逊,字浮休,寿春人。案:此下有阙文。召入翰林充学士,自兵部侍郎承旨 授太常卿。天福三年秋,命使吴越,《十国春秋》云:礼部尚书程逊为加恩使。母 羸老双瞽,逊未尝白执政以辞之。将行,母以手扪其面,号泣以送之。仲秋之夕, 阴暝如晦,逊尝为诗曰:“幽室有时闻雁叫,空庭无路见蟾光。”同僚见之,讶其 诗语稍异。及使回,遭风水而溺焉。

李郁,字文纬,唐之宗属也。少历宗寺官,天成、长兴中,累迁为宗正卿。性 平允,所历无爱憎毁誉。高祖登极,授光禄卿。一日昼寝,梦食巨枣,觉而有疾, 谓其亲友曰:“尝闻‘枣’字重‘来’,呼魂之象也。余神气逼抑,将不免乎!” 天福五年夏卒。赠太子太保。马重绩,字洞微。少学数术,明太一、五纪、八象、 三统大历,居于太原。仕晋,拜太子右赞善大夫,迁司天监。天福三年,重绩上言: “历象,王者所以正一气之元,宣万邦之命,而古今所记,考审多差。《宣明》气 朔正而星度不验,《崇元》五星得而岁差一日。以《宣明》之气朔,合《崇元》之 五星,二历相参,然后符合。自前世诸历,皆起天正十一月为岁首,用太古甲子为 上元,积岁愈多,差阔愈甚。臣辄合二历,创为新法,以唐天宝十四载乙未为上元, 雨水正月中气为气首。”诏下司天监赵仁琦、张文皓等考核得失,仁琦等言:“明 年庚子正月朔,用重绩历考之,皆合无舛。”乃下诏班行之,号《调元历》。行之 数岁辄差,遂不用。重绩又言:“漏刻之法,以中星考昼夜为一百刻,八刻六十分 刻之二十为一时,时以四刻十分为正,此自古所用也。今失其传,以午正为时始, 下侵未四刻十分而为午,由是昼夜昏晓,皆失其正,请依古改正。”从之。重绩卒 年六十四。

陈元,京兆人也。家世为医,初事河中王重荣。乾符中,后唐武皇自太原率师 攻王行瑜,路出于蒲中,时元侍汤药,武皇甚重之。及还太原,日侍左右。武皇性 刚暴,乐杀人,无敢言者。元深测其情,每有暴怒,则从容启谏,免祸者不一,以 是晋人深德之,勋贵赂遗盈门。性好酒乐施,随得而无私积。明宗朝,为太原少尹, 入为太府卿。长兴中,集平生所验方七十五首,并修合药法百件,号曰《要术》, 刊石置于太原府衙门之左,以示于众,病者赖焉。天福中,以耄期上表求退,以光 禄卿致仕,卒于晋阳,年八十余。

史臣曰:夫彰善瘅恶,《麟史》之为义也;瑜不掩瑕,虹玉之为德也。故自崇 弼而下,善者既书之,其不善者亦书之,庶使后之君子见善如不及,见恶如探汤也。 至如重绩之历法,陈元之医道,亦不可漏其名而弗纪也。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写翻译

相关赏析

写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古诗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sccxtech.com.cn/bookview_7991.html

Copyright © 2008 - 2015 古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 |宋词| 元曲 |文言文 |辞赋 | 名句 | 典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