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莞雯《龙盒子》(九)|长篇科幻连载

/2020-06-23/
原标题:苏莞雯《龙盒子》(九)|长篇科幻连载今天更新苏莞雯的新长篇《龙盒子》第2章第1话~【前情提要】沸龙吃上了糍粑,成功向天空打出暖气流,破解了坏天气。这之后... ...

原标题:苏莞雯《龙盒子》(九)| 长篇科幻连载

今天更新苏莞雯的新长篇《龙盒子》第2章第1话~

【前情提要】

沸龙吃上了糍粑,成功向天空打出暖气流,破解了坏天气。这之后,罗小象和沸龙正式结伴,成为生态小学的学生。一些同学开始打破对罗小象的偏见,同时罗小象也注意到,罗灵均因为没有连接上企鹅潘潘的视野而有些心急。

| 苏莞雯 | 科幻作家、独立音乐人,北京大学艺术学硕士。擅长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展现惊奇想象。代表作《岩浆国》《九月十二岛》《奔跑的红》。《九月十二岛》获豆瓣阅读小雅奖最佳连载。长篇《三千世界》即将出版。

龙盒子

第二章 看不见的滑翔毯

01 消失的企鹅

全文约3800字,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你看这里,这块白色的东西是什么!”一家猫窝店的老板娘正将手机屏幕贴在叶泽眼前。

这里是教师办公室,罗小象也在。他手中的笔在作业本上一字一字地抄写着课文。刚才到现在,老板娘尖利的声音总叫他分神,划掉重写的字又增加了。

“这是企鹅的粪便啊!”老板娘瞪着叶泽。

罗小象抬起头,看着叶泽头疼发怂的这一幕。要不是因为今天上课睡过了头,他现在也不用在教师办公室里抄课文,更不必见证这尴尬的气氛了。

“叶老师?”罗灵均抱着一叠作业本站在门口,“我收齐大家的作业了。”

“哦好,放桌上就可以。”

罗灵均走进办公室,在罗小象旁边的桌上将作业本堆放整齐。虽然她做事和往常一样一丝不苟,但低垂的目光总有些失落的味道。

“而且每次都是喷玻璃上的这个字,就算我擦掉了,第二天它又会来。”老板娘还在抱怨,“这种爱搞恶作剧的企鹅是你们学校的吧?”

听到“企鹅”两个字,罗灵均一下子抬起头:“你说的是一只麦哲伦企鹅吗?”

“我哪分得出来什么品种啊?”老板娘答。

“眼睛附近的羽毛是白色的,个子大概到我腰部这么高……”罗灵均焦急地比划着。

罗小象听说,潘潘已经一个星期不见踪影了。其实倒是有老师和学生在夜里瞧见了它像风一样散步的身影,只是一眨眼它又神秘消失了。

“它在哪里?”罗灵均现在最想知道的是这个。

“我哪里知道,一溜烟就跑了。”老板娘有些委屈,“我也是看监控才知道那是企鹅的。小姑娘,你和企鹅是什么关系?”

“她和企鹅是同学。”叶泽解释道,“而且她是唯一连上了这只企鹅视野的人,说得简单一点,可以理解为她是企鹅最信任的人。”

罗灵均的头又低垂了。

“原来你已经连上潘潘的视野了啊。”罗小象用手肘碰碰罗灵均,“挺快的嘛。”

罗灵均并不回应他,只是苦闷地站着。

“其实这周我们已经收到八次关于企鹅的投诉了,内容都差不多。”叶泽满是歉意地对老板娘说,“您放心,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个头不大,不够醒目,嗓门也不算大——在生态小学的所有动物里头,潘潘本来属于最为“正常”的那一类。不过,现在它在学校里的讨论度却是最高的。人人都知道它常常溜出学校,在人工岛内神出鬼没。人人都知道它将白色粪便泼洒到各个角落,遭到了大量投诉。人人都知道,当潘潘想要消失时,没有谁能找得到它,包括它的人类伙伴罗灵均。

罗小象发现,罗灵均也变得有点奇怪了。每次瞧见她,她的膝盖和手上几乎都贴着创可贴。而问她是怎么回事时,她便会神色慌张地离开。

“沸龙,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在保育室里给沸龙刷牙时,罗小象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

沸龙使劲张着被白色泡沫包围的嘴巴,滚动着眼珠子,没有吭声。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听说女孩子一长大就会有很多秘密,是这个原因吗?”罗小象琢磨着,“不对,还是太奇怪了。”

他放下刷子,用棉布擦掉了沸龙牙齿上的泡沫,又让它“咕噜噜”漱了口。

“下午的体育课你们动物可以休息,我先走了。”他拍拍沸龙,按下生态盒的打开按钮,“睡吧。”

走出保育室没几步,在没有什么人经过的烈日下,罗小象瞧见了罗灵均匆匆走过的身影。在叫出她的名字之前,他有了一个想法:不如跟着她,看看她要做什么。

罗灵均踩上了一只长椅,这不像她的作风。

离地半米高的她突然向着半空跃起,两手还没伸展开时,她就整个人跌到了地上——这个过程不过两秒钟。

“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罗小象看得目瞪口呆。

又过了几秒钟,罗灵均还没有从地上站起,而是反复用手揉着脚踝。看样子,她的脚崴了。这下子,本来想悄悄离开的罗小象不得不挠挠头,装作打着哈欠路过。

“你怎么在这里坐着?”他慢悠悠地走过去。

“你……是不是看见了?”罗灵均脸色铁青,话语里弥漫着不安。

“看见什么?”罗小象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该不是有谁骑车撞到你跑了?告诉我是谁,我去帮你出气!”

“没,没什么。”

“你脚崴了?”罗小象向她伸出手,“去保健室冷敷一下吧。”

“不用了。”罗灵均站起来,拍拍屁股,坐到了长椅上。

“潘潘有消息了吗?”罗小象问出口后,才发觉自己不该提这个话题。罗灵均的苦恼,大概都来自于潘潘。

“哥,我真羡慕你……”她欲言又止。

这话倒是十分新鲜,罗小象也坐下来:“我有什么好羡慕的。”

罗灵均搓揉着手指:“你的能力太便利了……我其实……没有连上潘潘的视野。”

“叶老师不是说……”

“那是我说了谎。”罗灵均难为情地说,“我跟他说,透过潘潘的视野,我看到了一些奇特的风,只要抓住它们就可以在低空滑翔。”

“所以,这是你编的咯?”

“这是我记录了大量的观察笔记,加上查找资料,建立模型,最后推测出来的结论,应该没有错。只不过,我自己不能像潘潘一样看到那种风。”

“这……你也是够厉害的。”罗小象不禁感慨。

“我在潘潘起飞的地方都做了记号,这里就是一处,所以我想,如果通过练习,或许我也可以和它一样乘着风滑翔,可以追上它。”

“难怪它跑得那么快,原来是能飞呀。”

“不是飞,是滑翔。”罗灵均纠正道,“并不能随心所欲想飞多高就飞多高。潘潘,就像是一个在城市天际穿梭的侠士,好像离我很遥远,我不知道它在想什么。”

“喷洒粪便的侠士?”罗小象忍不住将心里的念头脱口而出,换来了罗灵均一个不满的目光。

但她的气势没能持续多久,很快她又气馁了:“既然潘潘不愿意信任我,它之前为什么要选择我呢?”

不自信的罗灵均,让罗小象感觉陌生了许多。“当然是因为我人见人爱呀。”这才是她应该说的话。

响亮的哨声响起,紧随而来的是叶泽的声音:“同学们,集合了——”

“糟了,要上课了。”罗小象站起身,“你脚崴了,我帮你请假吧。”

“不用。”罗灵均倔强地说,“我才不要被别人看不起,你也别说出去。”

这堂体育课的主题是跑步,而集体跑步是无法偷懒的。才跑了不到一圈,罗灵均就已经落在了队伍的最后头,速度逐渐和走路没什么两样了。

当她上气不接下气来到终点时,叶泽不满意地说:“灵均,你重跑一圈。”

罗小象的视线转向罗灵均,有些担忧。他还听到左右人在轻声讨论:“叶老师好魔鬼啊!”

“听说她的企鹅惹祸了,会不会是在针对她啊?”

罗灵均红着脸,拖着脚步又跑起来。除了受伤的脚,体力也是个大问题。不到半圈,她就停下了,原地喘着气。

“继续!”叶泽对她喊道。他就像监督着羊群的牧羊犬,对掉队的羊儿丝毫不放松。

“叶老师,我们除了跑步,就不能锻炼点别的吗?”罗小象站到叶泽身边,“光是跑步也太没劲了。”

虽然答应了罗灵均不告诉别人她崴了脚,但罗小象还是想争取扭转一下叶泽的态度。

“你有什么建议吗。”叶泽脸上还是严肃的表情。

“比如……练习落地?你看我要是骑在沸龙身上搞不好会摔倒,万一崴到了脚,万一屁股摔开花了,万一头朝下,万一……”

叶泽看着罗灵均不协调的跑步姿态,似乎从罗小象的话中觉察到了什么。“恐龙可不是让你骑的。”他放柔了语调,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果她是在为潘潘屡次不归的事情苦恼……学校可以允许她换一个动物伙伴。”

“啊?换掉潘潘吗?”

罗小象知道罗灵均一定不会甘心的,对她来说换掉伙伴根本算不上是解决问题。“老师,你也觉得潘潘不信任灵均吗?是她哪里做得不够吗?”

“她大概是全班最努力的学生了。”叶泽说,“只不过有些事情不能心急。后面我会找她单独说说换伙伴的事。”

他似乎因为自己的话想到了什么,又凑在罗小象的耳边说:“对了,人工岛上有一间羊驼面包店,有机会可以去看看。”

“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个?”罗小象想不通面包店和现在这件事有什么关联。

“我好久没吃上里头的招牌面包了,怪想念的,所以你要是哪天路过了,记得帮我带一份。为了表示感谢,你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面包一起买下。怎么样,不吃亏吧?”

“条件还可以……不过那地方,是有羊驼可以摸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

“再说吧,我这周末没打算回家,不会经过你说的什么面包店。”

作为新插班的学生,罗小象被分到了一间空宿舍里。到了晚上,沸龙在保育室的生态盒里休息,他只能无聊地靠在阳台上,听着隔壁宿舍的热闹声。

越过栏杆往下望去,宿舍楼的门前站着两个眼熟的身影:叶泽和罗灵均在聊天。

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罗小象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在说换动物伙伴的事吧……”

叶泽将一张纸递给罗灵均,而她看起来像个犯了错的学生。

他想知道那张纸上到底写了什么,让家长来学校的说明?或者是退学通知?不会吧!

罗小象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回到宿舍里,随手抓起桌上的一本课本就下了楼。

当罗灵均告别叶泽打算走回宿舍时,罗小象已经坐在她必经之路的篱笆旁,假装朗读课文。

“你怎么在这里?”他打招呼道,“还没睡啊?”

罗灵均看了他一眼便低下头往前走。但她没走多远,几步之后又回头了:“明天周六,我要离开学校。”

“回家吗?要让我爸来接吗?”想起那张纸,罗小象顿时紧张了。

“不是……还是在人工岛上,不过我跟叶老师要了几家潘潘惹祸的店铺地址,我打算过去帮忙清理粪便。”罗灵均说,“至少现在,潘潘犯的错我需要负起责任。”

原来那张纸上写的是店铺地址,罗小象暗暗松了口气。

“哦……我刚好……也要出去。”他有些别扭地说,“干脆一起吧!”

罗灵均嘴角的线条稍微放松了一些,但她还是表现得不太在意:“随便你了。”

第二天一早在校门口的公交车站台汇合时,罗小象身边却多了个不该出现的身影。

“哥,你疯了吗,让沸龙上街?”罗灵均拽着罗小象的衣服,“叶老师批准了吗?”

“出了问题再说呗。”罗小象挑了挑眉,“反正就说沸龙不愿意离开我,所以跟着我出来了。”

这简单的一句话,让罗灵均松了手。

“你有沸龙的信任,我什么都没有。”她说出这句话,仿佛就已筋疲力尽。

沸龙的胸前挂着一只“不要摸我”的字牌,一只小爪子还提着红色的小水桶。只不过看着刚刚驶近的公交车这个庞然大物,它的手止不住地抖了起来。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题图 | 动画电影《恐龙当家》截图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