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乞讨式填表考核的诺贝尔奖,大科学时代什么才是大科学家

/2020-10-14/
原标题:不需乞讨式填表考核的诺贝尔奖,大科学时代什么才是大科学家每年诺贝尔奖公布时,获奖者本人往往并不知情,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惯例。202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于昨... ...

原标题:不需乞讨式填表考核的诺贝尔奖,大科学时代什么才是大科学家

每年诺贝尔奖公布时,获奖者本人往往并不知情,这似乎已经成为了惯例。

202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于昨天(10月12日)公布,根据诺贝尔奖官方的消息,诺贝尔经济学奖由两位来自美国的经济学家保罗·R·米尔格罗姆(Paul R. Milgrom)和罗伯特·B·威尔逊(Robert B.Wilson)获得,

根据斯坦福大学官推表示,诺贝尔奖的委员会一直联系不上米尔格罗姆教授通知他获奖的消息,于是作为他的邻居的另外一位获奖者威尔逊教授和妻子就不得不半夜跑到米尔格罗姆家门前,按门铃告诉他获奖的消息。

大科学时代的诺奖,如何在与之过从紧密的社会联系中依旧保持独立性,在被广泛渗透的价值中继续保持科学价值的中立性与客观性则更加值得关注。相信随着历史的发展,新时期的诺贝尔科学奖还会有新变化,但有两点基本要素不会变:作为科学精神内核的求真精神不会改变,诺贝尔遗嘱中奖励对人类作出最卓越贡献者的原则不会改变。

自1901年诺贝尔科学奖创立至今的100余年里,科学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最为显著的变化是科学从小科学时代步入大科学时代。

“大科学”的概念是由美国耶鲁大学的D·普赖斯在1962年首次提出的。大科学主要萌芽于二战的国家科研体制中,成形于二战后(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曼哈顿计划”的成功实施,科学也从小科学(littlescience)时代逐渐走入大科学(bigscience)时代,即普赖斯所言的“突变”)。

在小科学时代,科研项目通常由科学家个人或科学小组进行研究,由科学家个人或科学小组设定问题、独自执行、探索式解决,科学家以追求科学真理为导向,集中在单个学科内进行研究。大科学则是相对小科学而言,指的是科研难度大,需要复杂的实验仪器设备和大量科技人员参加,投入大量科研经费的大规模科技研究活动。

199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在其年度报告中使用“大科学”这一词汇,大科学这一概念已经深入人心。本文将讨论大科学时代相对于小科学时代科学研究出现的三大变化,并分别讨论这些变化对于诺贝尔奖的影响。

在小科学时代,科研课题的难度不是很高,不需要太多精密昂贵的仪器设备,科学的社会化程度也不高。但到了大科学时代,科学运行的现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科学家与科学成果爆炸式增长的背景下,科学活动在科学家日益专业化、职业化的过程中被重新构建。在时代的更替中,也相对于小科学时代出现了三大标志性变化。

这三大变化对诺贝尔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科学共同体内部的关系复杂化

诺贝尔奖刚刚设立的1901年,科研的组织分工方式远没有如今复杂。而随着参与科研的人员越来越多,科学共同体内部呈现出了新的特点。一方面,科学共同体的集体合作性质更加明显了,这主要是由于现代科学向纵深和综合方向发展,以及学科的进一步分化和技术的专门化。

在一个研究项目中,每个人往往只能负责某一方面的工作。另一方面,在科学共同体内部也存在着社会分层现象,而且由于现代的科学作为一门职业,成为部分科学家谋生的方式,成员间的关系在科学成果的评价及科学奖励的过程中就不那么单纯、客观,反而表现出一定的复杂性和微妙性。科学共同体内部的分层也意味着“一个人在团体中权力越大,他就能挑选更多优秀的学生,调动更多的经费”。大科学时代科研组织的全新形式和权力结构也给诺奖的一些授奖争议埋下了伏笔。

二、科学发展严重依赖社会支持

诺贝尔奖原本是针对个人的科学奖励,但处在社会在科学中扮演着越来越大角色的今天,应当说科学家自身的科研能力只是获得诺奖的一项必要条件。在小科学时代,科学家对真理的追求、对未知领域的强烈好奇,是推动科学发展的内在动力,但现代科学发展的动力更多地来源于社会的外部需要。

现代科学以它强大的改造社会、改造自然的能力,对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都造成了影响;同时,国家的科技实力最终决定着一个国家的国际竞争力,国家、社会正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对科学进行管理与引导。科学家无法摆脱外界的喧闹和干扰而安静地“为科学而科学”,他们不只作为个体而存在,同时还扮演着重要的社会共同体的角色,科学研究的个人自由变得越来越弱化,“科学家只不过是一个被动的工具,就像一部词典被人请教着,对各种要求做出正确的答复”。价值中立的纯科学理想的基础已不复存在,“纯科学”这一概念也已被相对于应用科学的“基础科学”所代替。我们发现,在大科学时代,获得诺奖的科学家背后,社会的作用越来越大。

三、科学与技术愈加不可分割

诺贝尔奖已经不只是一个“纯科学”奖了。从传统上来说,科学与技术有着质的区别。科学是关于自然的知识体系,它揭示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探求客观真理;而技术则泛指根据生产实践经验和自然科学原理而发展成的各种工艺操作方法与技能。

科学一般不考虑直接的生产应用,而技术则是人类在生产实践中应用的知识,是关于如何把生产要素投入转化为产出的知识。科学是人类认识世界的手段,技术是人类改造世界的手段。但科学与技术的这些区别在现代社会却渐渐模糊。现代科学就是用现代技术武装起来的科学,技术成为科学研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和要素,这就是科学的技术化趋势。

而技术的科学化,一方面是指已有的技术上升到技术科学,通过相应基础科学的指导,形成系统的技术知识体系,反过来完善和提高已有的技术;另一方面,是指技术的创造发明是根据已有的基础科研成果而得出,即技术进步以科学进步为先导。现代科学已不可能是纯粹的科学,它不可避免地与技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

例如201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奖者中村修二甚至没有博士学位,是在公司里进行LED技术开发的工程师,与传统观念中的科学家形象大相径庭。

四、“不够发”的诺贝尔奖——大科学时代的诺贝尔奖授奖争议

大科学时代科学共同体内部的关系变得较为复杂,存在明显的权力结构,诺奖评奖也被质疑存在一些非科学因素。通俗地讲,就是诺贝尔奖有些“不够发”了。大科学时代的科学家和科研成果越来越多,并非所有做出重大科研贡献的科学家都能享此殊荣,会有优秀的科学家难以获奖。而愈发依赖集体合作的诺贝尔奖也并不能授予进行科研的集体,这让部分科学家感到不公。大科学时代的科研人员数量和科研成果数量都急剧上升。

根据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统计,美国、日本等公认的科技发展程度较高的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千人科研人员数量一直稳中有升,OECD国家的整体情况也是稳中有升,20世纪80年代至今,美国、日本和OECD国家整体的千人科研人员数量都处于显著上升的趋势。在千人科研人员数量提升的同时各国科技创新能力也有明显提升。

大科学时代对诺贝尔科学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科学家已经不能做不依赖团体的英雄,科学已经难以脱离甚至依赖社会支持,科学与技术已经难以二分。科学时代的转变赋予了普赖斯对科学家责任与精神变化的思考,同样作为科学奖的最高荣誉象征,诺贝尔奖必然要在科学时代的革命与更替中完成自我转型与调整,团体科研下的科学活动、社会影响下的科研行为以及技术导向的科学现状都迫切要求诺奖在新时期重新建立评估理念与价值体系。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