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紫金文化艺术节·艺动青春|小小王彬彬:其实我特别想做王子瑜

/2020-10-16/
原标题:2020紫金文化艺术节·艺动青春|小小王彬彬:其实我特别想做王子瑜2020紫金文化艺术节的特色板块“艺动青春”将于10月17日上演一台优秀青年锡剧演员专... ...

原标题:2020紫金文化艺术节·艺动青春| 小小王彬彬:其实我特别想做王子瑜

2020紫金文化艺术节的特色板块“艺动青春”将于10月17日上演一台优秀青年锡剧演员专场,汤达、季春艳、王子瑜,三位江苏锡剧界青年翘楚同台飙戏,观众们十分期待。昆虫记专访了来自无锡市锡剧院的青年锡剧小生王子瑜。

说起王子瑜,大家不一定熟悉。但说起王彬彬、小王彬彬,大家一定不陌生。前者是锡剧一代宗师,后者是锡剧一代名角。而王子瑜正是宗师的孙子、名角的儿子。 虽然出身锡剧世家,但锡剧对于王子瑜可以说是“半路出家”。在回归锡剧之前,他在江苏省戏剧学校学习昆曲老生行当,毕业后还进了江苏省昆剧院,并出演了昆曲《1699桃花扇》。 王子瑜怎么就学起了昆曲呢?原来,子瑜小时候长得有点胖,脸圆圆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小生的模子,却被省昆的花脸演员赵坚相中了,恰好省昆剧班招生,小王彬彬便将儿子王子瑜送去应试。那时他不会唱戏,却将刘欢的《好汉歌》唱得特顺溜,再加一套广播操进行形体表演,一试而中,此后,开始了长达6年的昆曲学习。

6年戏校生涯,王子瑜渐渐褪去了幼年的婴儿肥,脸变得瘦长,长成了一个帅小伙儿,这下不适合扮花脸了。但他遗传了家族的好嗓子,尤其是真嗓的音质特别好,就连变声期也比一般男生时间短,于是被选去了老生组,跟着省昆老生演员黄小午学戏。“我记得变声那段时间,只有短短几天嗓子声音出不来,很快就好了。”学老生行当,王子瑜也是非常出色。毕业那年,他和女同学徐思佳合作了一出大戏《朱买臣休妻》作为汇报演出,获得了当年的校园文化一等奖。

正式回归锡剧之前,王子瑜正儿八经登台唱锡剧,只有三次。第一次,是在2008年,与爷爷、爸爸一起,那一次,他纯粹是“玩”,台上是爷爷、爸爸的天地,他就是凑个热闹。“当时,感觉唱出来的锡剧总不是那个调”。后来,2009年,王子瑜与父亲小王彬彬再度登台演方卿,台上仍有父亲“罩”着,锡剧与昆曲不同的伴奏方式,让他总有些迷茫。

第三次,到了2010年,中国(无锡)吴文化节的“压轴大戏”——流派荟萃《珍珠塔》,国内众多锡剧名家一起演出。王子瑜在那场演出中,与倪艺玲演《前见姑》。正是那一年,那次演出之后,父亲小王彬彬有了让儿子回来继承锡剧事业的打算。他对儿子语重心长地说:“你回来唱锡剧吧。你这个嗓子完全可以唱锡剧小生,唱小生就可以做主角,站在台中间!”父亲的一番话激起了王子瑜心中的水花。他仔细考虑了一番后,决定转行唱锡剧,他想当主角,接下这棒传承的重任。

但真走到舞台中央的时候,他才知道有多不易。“以前演昆曲,哪怕在国家大剧院演出,我都很轻松。《1699·桃花扇》里一人分饰三角,毫无压力!”当主角后才明白撑场子带来的压力有多大。尤其最近在排罗周编剧的《泰伯》,“罗老师的剧本全是文言文,我感觉只要有一个词记不住,后面可能就要在台上放空了,接不下去啊。”

王子瑜坦言:“从昆剧改成锡剧,障碍是肯定有的。表演不一样,唱腔不一样,行当也不一样。”直到今天他都还在实践中不断学习锡剧的点点滴滴,毕竟隔行如隔山,改行给他带来的压力是巨大的,而这一切也必须由他自己默默承受,慢慢消化。想当初,学习第一出大戏《珍珠塔》的时候,就是父亲一字一句一个动作地教给他,经过十年时间的磨砺,王子瑜身上已经积累了七八台大戏,有传统大戏《珍珠塔》《玉蜻蜓》《狸猫换太子》,也有原创新编大戏《二泉映月随心曲》《繁漪》《锡商》,还有正在创排的《泰伯》。

不同剧种的学习让王子瑜在对角色的创造上有很多自己的想法,在演出锡剧时王子瑜也会将昆曲的一些技巧融入角色中,呈现出自己的特色。尤其在最新创排的新编锡剧《泰伯》中,他主演的泰伯要从青年演到老年,还要戴髯口,这刚好回到了小时候学习的老生行当,“排演《泰伯》,我还得再请黄小午老师给我的老生表演把把关呢。”

尽管已被冠有“小小王彬彬”的称号,也有着家族的传承和加持,但王子瑜似乎更愿意做自己:“我不是一个喜欢接受安排的人。我唱的曲子和我爸爸、我爷爷都不太一样。我其实特别想做王子瑜!”

王子瑜认为,戏剧的传承是必须有传统技艺的继承,但是也必须有所创新。“我会努力的去学习前辈老师的东西,但不可能完全一模一样,因为每个人天赋条件都完全一样。趁着年轻,还有些想法的时候,我想去尝试糅合一些不同的东西在里面。”

记者 高利平

视频 刘畅方达

群号:37550010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