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非法移民大篷车:当拜登面对特朗普的“遗产”时

/2021-04-12/
原标题:拉美非法移民大篷车:当拜登面对特朗普的“遗产”时当地时间1月19日,危地马拉当局在美国的授意下,派出军警强行驱散抵达危地马拉-墨西哥边境的拉美非法移民大... ...

原标题:拉美非法移民大篷车:当拜登面对特朗普的“遗产”时

当地时间1月19日,危地马拉当局在美国的授意下,派出军警强行驱散抵达危地马拉-墨西哥边境的拉美非法移民大篷车。

老问题和新问题

近年来,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拉丁美洲非法移民的敌视态度越来越明显和高调,曾经“零敲碎打”的拉丁美洲非法移民也变成了零:从2018年1月13日开始,第一批大约有7000人。由老人和年轻人组成的“商队”从中美洲洪都拉斯的一个城市圣佩德罗苏拉出发,“向美国派遣士兵”。2019年上半年,

2020年,由于新冠肺炎-19疫情,以及美国、墨西哥、瓜地马拉等国改变了应对拉美非法移民的策略,大篷车停了一年。然而,随着特朗普和他的共和党在去年11月3日的失败,乔拜登和他的民主党即将接管,渴望的大篷车再次活跃起来。

2021年,元旦过后“大篷车”呼啸而过,但不一会儿,就聚集了五六千人,浩浩荡荡进军危地马拉。士兵们的战线直接指向了苏奇特河,墨西哥和洪都拉斯的边境河流,这让墨西哥当局高度紧张(毕竟前两年的“大篷车”给已经治安不好的墨西哥带来了巨大的社会和经济压力)。1月的第二周,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布拉多尔(Andrs Manuel Lpez Obrador)在危难之际,紧急动员了数千名国民警卫队和移民部成员支持他,并赶到南部边境防备他的死亡。忙于“史上最紧张的联邦政府过渡”的美国,担心危地马拉和墨西哥挡不住大篷车,给本已混乱的“1月20日”增加一些拥堵。就连北方与美国毗邻的加拿大,也有不少人感到恼火,因为历史多次表明,当大篷车势不可挡,美国对来自拉丁美洲的非法移民怀有敌意时,这些大篷车的相当一部分成员就会继续向北,越过世界上美国和加拿大之间最长的陆地边界,成为传统上对非法移民宽容的加拿大,财政和社会负担沉重。

但这一切至少在2021年“第一波大篷车”的冲击下没有发生:在即将离任的川普政府有关部门的推动下,危地马拉总统贾迈蒂紧急出动2000名军警,一路截住他们,最终解散了这群高举白旗、戴着口罩、持新冠肺炎核酸检测阴性证书的乌合之众。据当地媒体报道,1月19日,从特昆乌曼(Tekun Uman)涌入墨西哥的大篷车不超过100辆,特昆乌曼是位于苏奇特河畔、与危地马拉接壤的一个小镇。事实上,大多数商队不得不解散,因为他们无法通过圣佩德罗苏拉这一运输场所危地马拉军队和警察的重重检查站。

“我们做了我们必须做的”

几乎与此同时,“其实并不想离开”的特朗普,正在利用1月6日“国会山事件”后难得的公开露面机会,利用告别演说的机会,做出自己四年来最后一次经典的“赞美与自我赞美”。特朗普在简短的讲话中宣布,他已经“我们做了我们来做的事情”。

如果这个“我们要做的”指的是连任,他肯定没有做;但是,如果这个“我们要做的”是指阻止来自拉丁美洲的非法移民,那么他至少已经很努力了。

虽然高调宣布的美墨边境“特朗普墙”浪费了金钱和人力,不仅虎头蛇尾,还给他带来了很多丑闻尾巴和无尽后遗症,但特朗普在这个操作问题上其实非常冷静和精明:墨西哥因为姬哲金融网就业机会好,多年来一直“净人口外流”到美国,墨西哥以南的中美洲穷国人民,而不是墨西哥人,才是“大篷车”真正的主力。美国确保美墨边境安全的真正目的是在墨西哥人为制造“非法移民堰塞湖”,迫使后者为了自身利益坚守南方,不让商队入境。与此同时,危地马拉这个有着合法“商队”北上、长期亲美、恐美习惯的国家,在中美洲和北美洲国家中被选中,并被诱导做出拦截的努力,使商队“再次衰落三次”,最终成为一支穿不过米露的废军。

应该说,这一举措直到特朗普政权下台前的最后一天依然有效:整个2020年,危地马拉很多酝酿中的“大篷车”解体,2021年“第一枪”也在危地马拉窒息而死。难怪美国国务院西半球事务局“一日京赵”助理国务卿迈克尔

“拜登招募”?

像以前的大多数商队一样,2021年的第一个商队是由一个名为Pueblo Sin Fronteras的跨境组织发起的,该组织成立于2009年,现在已经消失了。原本,该组织计划于1月19日在墨西哥城举行大型新闻发布会,并向第二天上任的拜登政府提出“期望”。

根据这个组织里的非法移民和很多“大篷车”,他们是“被拜登招募的”。

在刚刚结束的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拜登摆出一副“拨乱反正”的架势,这与特朗普处处表现出来的行为背道而驰。他在竞选中多次表示,一旦当选,他将为非法移民提供合法永久居留权,并在就职后的前100天内,禁止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驱逐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

正如一个匿名的“商队”所说,“无国界村庄”告诉他们,他们很饿,渴望尝试,“这意味着拜登给了我们100天时间进入美国,所以我们必须快点”。

但他们似乎行动过早:坚持“站在最后一班”的特朗普团队,在交接倒计时48小时时,让“大篷车”带着喜悦来,带着失望分手。

接下来呢?那就真的是拜登时代了。

前ICE代理总监、亲共和党的霍曼表示,“这是绝对肯定的”,并预测“未来几年,美国将为‘一些不负责任地许下自由对话愿望的政客’付出代价”。显然,这是一个被“16事件”搞得哑口无言的共和党人。在极其不利的氛围下,可以想见,这个棘手的话题将会在未来的“民主党”身上展开

看来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拜登团队开始“灌锅”匆忙:当地时间1月19日,拜登的“影子国土安全部长”亚历杭德罗马约尔卡斯发表了长篇大论,尽管言辞闪烁其词,但主旨不难理解——拜登的初衷是“优先解决已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问题”,以及特朗普时代遗留下来的一系列旨在限制拉美非法移民涌入的政策。Mayokas甚至说“如果(涌入美国的非法移民)不符合法律要求,我们人道主义法规定的救济资格就不适用于他们”。据一些墨西哥观察家说,这几乎是一把可怜的匕首。

问题在于“只讨好移民”是做不到的:美国拉美裔移民总是注重家乡党和血缘关系,如果选择一方而不是另一方,会严重影响那些获得“身份”的“拉美真正亲属”的投票意愿和投票取向。不仅如此,特朗普政府发誓要“改天换地”,并在下车之初就开始在西班牙裔非法移民这一高度敏感的问题上大做文章,这不仅有趣,而且只是在给人们一个把柄。

完美无缺,没有办法把事情办好:疫情和相应的措施加剧了中北美“非法移民来源地”的社会贫困,孕育了更多当地人在北方生存的“正当需要”。在“拜登给的100天”里,他们一定会一个接一个地工作,之后,他们可能会再次分手,寻求新的突破方式——就像他们一开始做的那样。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广告 330*360
广告 330*360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