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 两汉 魏晋 南北朝 隋代 唐代 五代 宋代 元代 明代 清代 近代 现代 手机版
作者: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图片

天福六年秋七月己未朔,帝御崇元殿视朝。庚申,升陈州为防御使额。辛酉, 以前邓州节度使焦方为贝州节度使。壬戌,泾州奏,西凉府留后李文谦,今年二月 四日闭宅门自焚,遣元入西凉府译语官与来人赍三部族蕃书进之。以三司使刘审交 为陈州防御使。癸亥,以前郓州节度使赵在礼为许州节度使,以前鄴都留守、广晋 尹高行周为河南尹、西都留守。诏改拱辰、威和、内直等军并为兴顺。甲子,以宣 徽使、权西京留守张从恩判三司。己巳,以鄴都留守兼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 广晋尹刘知远为太原尹,充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仍割辽、沁二州却隶河东。以 北京留守李德珫为广晋尹,充鄴都留守;以昭义节度使马全节为邢州节度使,加同 平章事。甲戌,诏:“今后诸道行军副使,不得奏荐骨肉为殿直供奉官。”己卯, 以前陕州节度使李从敏为昭义军节度使,以陕州节度使景延广为河阳三城节度使兼 侍卫亲军马步军都虞候,以河阳节度使石赟为陕州节度使。壬午,突厥遣使朝贡。 以遥领寿州忠正军节度使兼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怀忠为同州节度使,以宣徽北院使 李守贞遥领忠正军节度使、侍卫马军指挥使。甲申,降御札,取八月五日暂幸鄴都, 沿路供顿,并委所司以官物排比,州县不得科率人户。丙戌,以右谏议大夫赵远为 中书舍人,吏部郎中郑受益为右谏议大夫,刑部郎中殷鹏为水部郎中、知制诰。

八月戊子朔,以皇子开封尹、郑王重贵为东京留守,以天平军节度使兼侍卫亲 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杜重威为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以宣徽南院使张从恩为东 京内外兵马都监。改奉德马军为护圣。放文武百官朝参,取便先赴鄴都。壬辰,车 驾发东京。己亥,至鄴,左右金吾六军仪仗排列如仪,迎引入内。改旧澶州为德清 军。以内客省使刘遂清为宣徽北院使,判三司。壬寅,制:“应天福六年八月十五 日昧爽已前,诸色罪犯,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其持仗行劫及杀人贼,并免罪 移乡,配逐处军都收管;犯枉法赃者,虽免罪不得再任用;诸徒流人并放还;贬降 官未量移与量移者,约资叙用。天福五年终已前残税并放。应河东起义之初及收复 鄴都、汜水立功将校,并与加恩;亡殁者与追赠。自东京至鄴都缘路,昨因行幸, 有损践田苗处,据顷亩与放今年租税。鄴都管内,有潜龙时在职者,并与加恩。耆 年八十已上者,版授上佐官。天下农器,并许百姓自铸造。亡命山泽者,招唤归业; 百日不出者,复罪如初。唐梁国公狄仁杰宜追赠官秩。应天福三年已前,败阙场院 官无家业者,并与除放,其人免罪,永不任使。私下债负征利及一倍者并放,主持 者不在此限。”丁未,以客省使、将作监丁知浚为内客省使,引进使、鸿胪卿王景 崇为客省使,殿中监、判四方馆事刘政恩为引进使。壬子,改鄴都皇城南门应天门 为乾明门,大明馆为都亭驿。甲寅,遣光禄卿张澄、国子博士谢攀使高丽行册礼。

九月己未,以兵部侍郎阎至为吏部侍郎。辛酉,滑州河决,一溉东流,乡村户 民携老幼登丘冢,为水所隔,饿死者甚众。壬申,忠武建武等军节度使、守太傅、 兼中书令、行苏州睦州刺史钱元璙进封彭城郡王,遥领广州清海军节度使、判婺州 军州事钱元懿为检校太师。乙亥,遣前邢州节度使杨彦询使于契丹,锡赍甚厚。丁 丑,吐浑遣使朝贡。壬午夜,有彗星出于西方,长二丈余,在房一度,尾迹穿天市 垣东行,逾月而灭。丙戌,兗州上言,水自西来,漂没秋稼。

冬十月丁亥朔,遣鸿胪少卿魏玭等四人,分往滑、濮、郓、澶视水害苗稼。己 丑,诏以胡梁度月城为大通军,浮桥为大通桥。壬寅,诏唐梁国公狄仁杰可赠太师。

十一月丁未,郑王夫人张氏薨。福州王延义遣使贡方物。甲寅,遣太子宾客聂 延祚、吏部郎中卢撰持节册天下兵马元帅、守尚书令、吴越国王钱元瓘。甲子,以 御史中丞王松为尚书右丞,中书舍人、史馆修撰判馆事王易简为御史中丞,户部侍 郎张昭远为兵部侍郎,国子祭酒田敏以本官兼户部侍郎。辛未,太妃、皇后至自东 京。壬申,遣给事中李式、考功郎中张铸持节册闽国王王延义。甲戌,太子少傅致 仕王权卒,赠左仆射。丁丑,襄州安从进举兵叛,以西京留守高行周为南面行营都 部署,率兵讨之,以前同州节度使宋彦筠为副,以宣徽南院使张从恩监护焉。

十二月丙戌朔,以东京留守、开封尹、郑王重贵为广晋尹,进封齐王;以鄴都 留守、广晋尹李德珫为开封尹,充东京留守。南面军前奏,十一月二十七日,武德 使焦继勋、先锋都指挥使郭金海等于唐州南遇安从进贼军一万余人,大破之,《宋 史·陈思让传》:思让为先锋右厢都监,从武德焦继勋领兵进讨,遇从进之师于唐 州花山下,急击,大破之。生擒衙内都指挥使安宏义,获山南东道之印,安从进单 骑奔逸。丁亥,诏襄州行营都部署高行周权知襄州军州事。是日,镇州节度使安重 荣称兵向阙,以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杜重威为北面行营招讨使,率兵击之,以 邢州节度使马全节为副,以前贝州节度使王周为马步军都虞候。癸巳,武德使焦继 勋奏,安从进遣弟从贵领兵千人,取接均州刺史蔡行遇,寻领所部兵掩杀贼军七百 余人,生擒安从贵,截其双腕,却放入城。戊戌,以皇子重睿为银青光禄大夫、检 校尚书左仆射。己亥,北面军前奏,十三日未时,于宗城县西南大破镇州贼军,杀 一万五千人,余党走保宗城县。是夜三更,破县城,前深州刺史史虔武自缚归降。 获马三千匹,绢三万余匹,余物称是。安重荣脱身遁走。是日,百官称贺。癸卯, 削夺安从进、安重荣在身官爵。右金吾上将军苌从简卒,废朝,赠太师。乙巳,天 下兵马都元帅、守尚书令、吴越国王钱元瓘薨,废朝三日,谥曰文穆。是日,帝习 射于后苑,诸军都指挥使已上悉预焉,赐物有差。丁未,南面行营都部署高行周奏, 今月十三日,部领大军至襄州城下,相次降贼军二千人。其降兵马军诏以“彰圣” 为号,步军以“归顺”为号。庚戌,以权知吴越国事钱宏佐为起复镇军大将军、检 校太师、兼中书令、杭州越州大都督、镇海镇东等军节度使,封吴越国王。壬子, 杜重威部领大军至镇州城下。

天福七年春正月丙辰朔,不受朝贺,用兵故也。戊午,以前将作监李锴为少府 监。北面招讨使杜重威奏,今月二日收复镇州,斩安重荣,传首阙下。帝御乾明楼, 宣露布讫,大理卿受馘,付市徇之,百官称贺。曲赦广晋府禁囚。《辽史》云:戊 辰,晋函安重荣首来献,上数欲亲讨重荣,至是乃止。辛酉,追赠皇弟三人:故沂 州马步军都指挥使、赠太傅德再赠太尉,追封福王;故检校太子宾客、赠太傅殷再 赠太尉,追封通王;故彰职右第三军都指挥使长州刺史、赠大傅威再赠太尉,追封 广王。壬戌,追赠皇子五人:故右卫将军、赠太保重英再赠太傅,追封虢王;故权 东京留守、河南尹、赠太傅重乂再赠太尉,追封寿王;故皇城副使、赠太保重裔再 赠太傅,追封郯王;故河阳节度使、赠太尉重信再赠太师,追封沂王;故左金吾卫 将军、赠太保重进再赠太傅,追封夔王。癸亥,改镇州为恆州,成德军为顺国军。 丙寅,以门下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赵莹为侍中;青州节度使杨光远加食邑,改 赐功臣名号;兗州节度使桑维翰加检校太保;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加兼侍中;以郓州 节度使、北面行营招讨使、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杜重威为恆州顺国军节度使,加兼侍 中;皇子广晋尹兼功德使、齐王重贵加兼侍中;秦州节度使侯益加特进,增食邑。 丁卯,以判四方馆事孟承诲为太府卿充职。戊辰,以沧州节度使安叔千为邢州节度 使,以北面行营副招讨使、邢州节度使马全节为定州节度使,以定州节度使王庭允 为沧州节度使,以前邢州节度使杨彦询为华州节度使。恆州立功将校王温以降等第 除郡。庚午,契丹遣使来聘。是日上元节,六街诸寺燃灯,御乾明门观之,夜半还 宫。壬申,延州节度使丁审琦加爵邑,邓州节度使安审徽加检校太傅,陕州节度使 石赟加检校太傅。乙亥,契丹遣使来聘。河阳节度使兼侍卫马步军都虞候景延广加 检校太尉,改郓州节度使,典军如故。以前贝州节度使、北面行营马步军都虞候王 周为河阳节度使,加检校太保。丁丑,以刑部侍郎窦贞固为门下侍郎,以礼部郎中 边归谠为比部郎中、知制诰。壬午,以河阳节度使王周为泾州节度使,以恆州节度 副使王钦祚为殿中监。

二月丁亥,皇妹清平公主进封卫国长公主。契丹遣使来聘。己丑,宴于武德殿, 新恆州节度使杜重威已下、诸军副兵马使已上悉预焉,赐物有差。己亥,以曹州防 御使何建为延州留后。泾州奏,差押牙陈延晖赍敕书往西凉府,本府都指挥使等请 以陈延晖为节度使。辛丑,宰臣李崧丁母忧,起复旧任。延州蕃寇作乱,同州、鄜 州各起牙兵讨平之。丙午,诏:“邓、唐、随、郢诸州,多有旷土,宜令人户取便 开耕,与免五年差税。”

三月己未,兵部尚书韩恽卒。庚申,遣前齐州防御使宋光鄴、翰林茶酒使张言 使于契丹。壬戌,分命朝臣诸寺观祷雨。丙寅,皇后为妹契丹枢密使赵延寿妻燕国 长公主卒于幽州,举哀于外次。辛未,滑州节度使、驸马都尉史匡翰卒,辍朝,赠 太保。诏唐州湖阳县蓼山神祠宜赐号为“蓼山显顺之神”。乙亥,以晋昌军节度使 安审琦为河中节度使,以前亳州防御使王令温为贝州节度使。丙子,赐宰臣李崧白 藤肩舆,以起复故也。丁丑,以晋州节度使皇甫遇为河阳节度使,以寿州节度使兼 侍卫马军指挥使李守贞为滑州节度使,以夔州节度使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郭谨为相 州节度使,皆典军如故。宰臣于寺观祷雨。

闰月丙戌,以兵部郎中司徒诩为右谏议大夫。戊子,兗州节度使桑维翰加特进, 封开国公。庚寅,以延州留后何建为延州节度使,以引进使兼殿中监刘政恩为太子 詹事。壬辰,宋州节度使安彦威奏,修滑州黄河功毕。诏于河决之地建碑立庙。丙 申,以鄜州节度使周密为晋州节度使,以左羽林统军符彦卿为鄜州节度使。壬寅, 诏百官五日一度起居,日轮定两员,具所见以封事奏闻。诏改鄴都宣明门为硃凤门; 武德殿为视政殿,文思殿为崇德殿,画堂为天清殿,寝殿为乾福殿,其门悉从殿名; 皇城南门为乾明门,北门为元德门,东门为万春门,西门为千秋门;罗城南砖门为 广运门,观音门为金明门,橙槽门为清景门,寇氏门为永芳门,朝臣门为景风门; 大城南门为昭明门,观音门为广义门,北河门为静安门,魏县门为应福门,寇氏门 为迎春门,朝城门为兴仁门,上斗门为延清门,下斗门为通远门。戊申,宋州节度 使安彦威封邠国公,赏修河之劳也。癸丑,泾州节度使王周奏,前节度使张彦泽在 任日不法事二十六条,已改正停废。诏褒之。是春,鄴都、凤翔、兗、陕、汝、恆、 陈等州旱,郓、曹、澶、博、相、洺诸州蝗。

夏四月甲寅朔,避正殿不视朝,日食故也。是日,太阳不亏,百官上表称贺。 诏沿河籓君节度使、刺史并兼管内河堤使。己未,右谏议大夫郑受益两疏论张彦泽 在泾州之日,违法虐民,支解掌书记张式、部曲杨洪等,请下所司,明申其罪。皆 留中不出。庚申,刑部郎中李涛、张麟,员外郎麻麟、王禧,同诣阁门上疏,论张 彦泽罪犯,词甚恳切。《宋史·李涛传》:泾帅张彦泽杀记室张式,夺其妻,式家 人诣阙上诉,晋祖以彦泽有军功,释其罪。涛伏阁抗疏,请置于法。晋祖召见谕之, 涛植笏叩阶,声色俱厉,晋祖怒叱之,涛执笏如初。晋祖曰:“吾与彦泽有誓约, 恕其死。”涛厉声曰:“彦泽私誓,陛下不忍食其言;范延光尝赐铁券,今复安在?” 晋祖不能答,即拂衣起。辛酉,诏:“张彦泽刳剔宾从,诛剥生聚,冤声秽迹,流 闻四方,章表继来,指陈甚切。尚以曾施微功,特示宽恩。深怀曲法之惭,贵徇议 劳之典。其张彦泽宜削一阶,仍降爵一纪。其张式宜赠官,张式父铎、弟守贞、男 希范并与除官。仍于泾州赐钱十万,差人津置张式灵柩并骨肉归乡,所有先收纳却 张式家财物畜,并令却还。其泾州新归业户,量与蠲减税赋。”翌日,以前泾州节 度使张彦泽为左龙武大将军。《宋史·杨昭俭传》:昭俭与李涛论张彦泽不报,会 有诏令朝臣转对,或有封事,亦许以不时条奏。昭俭复上疏曰:“天子君临四海, 日有万几,懋建诤臣,弥缝其阙。今则谏臣虽设,言路不通。药石之论,不达于圣 聪,而邪佞之徒,取容于左右。御史台纪纲之府,弹纠之司。衔冤者固当昭雪,为 蠹者难免放流。陛下临御以来,宽仁太甚,徒置两司,殆如虚器。遂令节使慢侮朝 章,屠害幕吏。始诉冤于丹阙,反执送于本籓,苟安跋扈之心,莫恤冤抑之苦。愿 回宸断,诛彦泽以谢军吏。戊辰,废雄州为昌化军,警州为威肃军,其军使委本道 差补。故泾州节度掌书记张式赠尚书虞部郎中,以式父铎为沁州司马致仕,弟守贞 为贝州清河县主簿,男希范为兴元府文学。甲戌,诏皇子齐王就前河府节度使康福 第,以教坊乐宴会前、见任节度使。戊寅,前庆州刺史米廷训追夺在身官爵,配流 麟州,坐奸妻兄之女也。是月,州郡十六处蝗。

五月己亥,中书门下奏:“时属炎蒸,事宜简省。应五日百官起居,望令押班 宰臣一员押百官班,其转对官两员封付阁门使引进,本官随百僚退,不用别出谢恩。 其文武内外官僚乞假、宁觐、搬家、婚葬、病损并门见门辞。诸道进奉物等,不用 殿前排列,引进使引至殿前奏云‘某等进奉’,奏讫,令进奉使便出。其进奉专使 朝见日,班首一人致词,都附起居。刺史并行军副使、诸道马步军都指挥使已下, 差人到阙,并门见门辞。州县官谢恩日,甲头一人都致词,不用逐人告官。其供奉 官、殿直等,如是当直及合于殿前排立者,即入起居;如不当直排立者,不用每日 起居。委宣徽使点检,常须整齐。”从之。时帝不豫,难于视朝故也。《辽史》: 二月甲午,遣使使晋,索吐谷浑叛者。《契丹国志》云:辽以晋招纳吐谷浑,遣使 责让,晋高祖忧悒成疾。左威卫上将军卫审余卒,赠太子少保。乙巳,尊皇太妃 刘氏为皇太后。徐无党《五代史记注》云:高祖所生母也。丁未,工部侍郎韦勋改 刑部侍郎。壬子,以左散骑常侍李光廷为秘书监,给事中萧愿为右散骑常侍,左谏 议大夫曹国珍为给事中,太常卿裴坦为左谏议大夫。是月,州郡五奏大水,十八奏 旱蝗。

六月丁巳,以兗州节度使桑维翰为晋昌军节度使,以前许州节度使安审琦为兗 州节度使。襄州都部署高行周奏,安从进观察判官李光图出城请援,送赴阙。乙丑, 帝崩于保昌殿,寿五十一。遗制齐王重贵于柩前即皇帝位,丧纪并依旧制,山陵务 从节俭,马步诸军优纪并从嗣君处分。《通鉴考异》云:《汉高祖实录》:晋高祖 大渐,召近臣属之曰:“此天下,明宗之天下,寡人窃而处之久矣。寡人既谢,当 归许王,寡人之愿也。”此说难信。

八月,太常卿崔棁上谥曰圣文章武明德孝皇帝,庙号高祖。以其年十一月十日 庚寅葬于显陵,宰臣和凝撰谥册哀册文。《五代史补》:高祖尚明宗女,宫中谓之 石郎。及将起兵于太原,京师夜间狼皆群走,往往入宫中,愍帝患之,命诸班能射 者分头捕逐,谓之“射狼”。或遇诸涂,问曰:“汝何从而来?”对曰:“看射狼。” 未几,高祖至。盖“射”亦“石”也。《五代史阙文》:梁开平初,潞州行营使李 思安奏:函关县穰乡民伐树,树仆,自分为二,中有六字如左书,云“天十四载石 进”,梁帝藏于武库,时莫详其义。至帝即位,识者曰:“天”字取“四”字两画 加之于傍,即“丙”字也;“四”字去中之两画加“十”字,即“申”字也。帝即 位之年,乃“丙申”也。进者晋也,石者姓也。臣谨按,天佑二十年,岁在癸未, 其年庄宗建号,改同光元年,至清泰三年,岁丙申,其年晋祖即位,改元天福元年, 自未至申,凡十四载矣,故识书云“天十四载石进”者,言自天祐灭后十四载石氏 兴于晋也,岂不明乎!而拆字解谶以就丙申,非也。

史臣曰:晋祖潜跃之前沈毅而已。及其为君也,旰食宵衣,礼贤从谏,慕黄、 老之教,乐清净之风,以絁为衣,以麻为履,故能保其社稷,高朗令终。然而图事 之初,强邻来援,契丹自兹而孔炽,黔黎由是以罹殃。迨至嗣君,兵连祸结,卒使 都城失守,举族为俘。亦由决鲸海以救焚,何逃没溺;饮鸩浆而止渴,终取丧亡。 谋之不臧,何至于是!傥使非由外援之力,自副皇天之命,以兹睿德,惠彼蒸民, 虽未足以方驾前王,亦可谓仁慈恭俭之主也。

Copyright © 2008 - 2015 古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古诗文网 | 唐诗 |宋词| 元曲 |文言文 |辞赋 | 名句 | 典籍 |